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陈长生叶初夏战神殿 陈长生叶初夏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发表时间:2020-09-16 15:01:55    编辑:萌果果

龙帅陈长生

推荐指数:10分

《龙帅陈长生》在线阅读

《龙帅陈长生》小说简介

《龙帅陈长生》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陈长生叶初夏之间的故事,是由作家鬼爷本尊写的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五年错爱。为报恩女友,替女友坐牢三年。出狱的时候,却发现那不是自己要报恩的女孩.........

《龙帅陈长生》 第一章:五年辜负 免费试读

第一章:五年辜负

金陵,国际机场。

陈长生坐在沙发上,目光发寒。

“少爷,老爷让我请你回去掌舵陈家基业。”

一个西装革履得男人,对眼前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男人毕恭毕敬的祈求,态度卑微到了极点。

西装男人的身后,站着十几个大汉,同时数量劳斯莱斯挡住了过往的路口。

没有人能看到这里面的一幕。

陈长生穿着一身大帅服,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肩章,脸上带着一股冷嘲:“他看上的是什么,你难道不心知肚明吗?”

“如果我现在身上不是穿着这身衣服,他还会记得有我这么个孙子?”

闻言,西装大汉有些慌了:“少爷,你对老爷有些误解!”

“误解?”

陈长生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君临天下的气场威震四方,:“我从小没有母亲,是后妈当家,她怕我威胁她儿子的地位,想方设法的把我赶出陈家。”

“最后她干出了什么?联合二叔陷害我,欺负了一个女孩,最终我被爷爷以败坏家风的理由赶了出去。”

说到这个时候,西装男人只感觉到强大的杀气,额头冒出冷汗。

“豪门斗争,我成牺牲品无所谓,可是她们为什么要连累一个无关的女孩?她犯了什么错?”

“在你们豪门眼里,普通的家庭就不是家庭吗?”

陈长生从兜里掏出一章照片,静静的端详照片中的女孩儿,眼神中不禁透漏出心疼。

这是陈长生唯一保留的一张照片。

西装大汉看到这张照片,赶紧开口道:“少爷,老爷已经做出了弥补,这些年在金陵成立了天南集团,一直默默支持着少夫人的公司,现在少夫人创办的锦绣公司,已经在金陵有些了靠前的地位。”

听到这,陈长生的脸上的怒色才环节了很多,语气柔和了些许:“这都是你们应该做的。”

“别再来找我了,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眼看着陈长生离开,西装大汉在发现,他的腿已经麻木了。

机场外的主路上,一辆墨绿色的悍马等候多时。

见陈长生来了,精装大汉赶紧下车,为陈长生打开了车门。

“龙帅,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些年来,陈家确实是默默的扶持着嫂子公司的发展。”

“据调查,嫂子的公司若不是陈家天南集团的暗中扶持,早就倒闭了。”

陈长生嗯了一声,把目光看向窗外:“带我去看看她吧,现在我回来了,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摘给她。”

闻言,精装大汉发动了车子,自顾自的说道:“三年了,嫂子应该记得龙帅的恩情,如果不是龙帅,现在嫂子还在受牢狱之灾。”

“嗯,她不会忘了的。”

四年前,陈长生被家族的后妈陷害,欺负了一个女人。

这对家大业大的陈家来说,自然能摆平牢狱。

可陈长生却被赶出家族,对家族的人失望之后,拼了命的寻找着那个女人,想补偿她。

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她戴着一串珍珠项链,上面还有一些复杂难识的图案。

没有了陈家的支撑,陈长生足足找了半年。

最终才知道,这串项链的女主人是宁婉儿。

他对这个人开始疯狂的追求,虽然期间发现这个女人很多任性刁蛮劣质的品性,但抱着愧疚之心,陈长生都接受了,最终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可就在三年前,宁婉儿酒后驾驶,撞了一个老人家,直接致死。

“陈长生,怎么办,我不想坐牢,我真的不想......”

“我还这么年轻,坐完牢我这辈子就毁了......”

面对宁婉儿三年的牢狱之灾,陈长生没有任何办法,最终自己去顶了罪。

入狱之前,陈长生只是微微笑道:“当年我本该入狱,是你善良没有追究,现在我替你入狱,就当是还了当初的孽债。”

囹圄中,陈长生被选中前线打仗,在短短几年内,成为权势无双的统领,全球第一战神!

如今,他权势滔天,富可敌国。

只为风光迎娶这个女孩。

锦绣集团楼下,走出来两个女孩。

一个是宁婉儿,另一个是叶初夏,她手上还牵着一个粉嘟嘟的女孩子,估计是结婚了。

“婉儿,我回来了。”陈长生一身西装笔挺,紧张的说道。

三年前陈长生二十岁。

她似乎只有十七八。

一晃三年不见,她已经褪去了当年的青涩,身上散发出一种成熟的气息,成为当之无愧的美女。

陈长生说话时,宁婉儿看着他的眼神有些闪躲。

“你,你是陈长生,你竟然出狱了?”

陈长生没吭声,因为她明显看到宁婉儿的中指上带着一颗亮闪闪的钻戒。

这不是自己送的。

陈长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兜里的礼物,法国著名切割大师柴尔斯专门给陈长生打造的维塔斯之心。

见陈长生盯着自己钻戒看的眼神,宁婉儿大方的抬起手指微微笑道:“陈长生,我已经订婚了,你会祝福我的对吗?”

订婚?

陈长生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胸口剧痛传来。

三年牢狱。

说好等我的呢?

现在我回来了,竟要我祝福你?

回想起三年在战场上的浴血厮杀,靠的就是这股信念支撑,而等来的却是这般结局。

陈长生突然觉得很可笑。

而这时候,从不远处开过来一辆玛莎拉蒂,车内走下来一个银白色西装的男人:“婉儿我来晚了,没等着急吧。”

见来人,宁婉儿的眼神中充满了幸福的笑意:“没有,就是遇到了一点小意外。”

江彬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随口问道:“这位是?”

宁婉儿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陈长生,摆手道:“一个坐牢刚出狱的,不用搭理他。”

“还是快走吧,跟这样的人待在一起,太晦气。”

“坐牢?我为什么会坐牢,难道你心底没数吗?如若不是我当年替你坐牢,现在在里面待着的就是你了,你还有机会做自己的公司吗?”

陈长生气急而笑。

听到这,宁婉儿情绪立马炸裂:“陈长生,你不要太看得起自己了,如果不是你当年没能耐,我出事还用的着坐牢吗,说到底还不是你没能耐?”

“你问问江彬,现在我要是再出当年的事,需要去坐牢吗?还不是江彬花点钱就能摆平的事!”

“还有我告诉你,我现在公司发展得好,那是因为我接触了天南集团的高层,那是我的能耐,我知道了,你现在就是看我混得好,来要钱来了是吧?好啊。”

说话间,宁婉儿从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直接全部砸在了陈长生的脸上。

“够不够?”

“不够还有!”

话落,宁婉儿又往陈长生脸上砸了一沓。

白花花的钞票散落在地上,彻底冷却了陈长生的心。

陈长生还抱有一丝希望,毕竟当年确实宁婉儿是陈家的牺牲品,平白无故的跟自己发生了关系。

“宁婉儿,你真的这么想的吗?”

见陈长生还不死心,宁婉儿笑了,挽着江彬的胳膊,再次亮了一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看见了吗?我都已经订婚了。”

“我再说一次,我看不上你这个保护不了我的人,我看不上......坐过牢的人。”

这一次,陈长生彻底死心了,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婉儿姐,你怎么能这样呢?好歹陈长生也是为你才去坐得牢啊!”

“你这样太让人心寒了!”

旁边牵着小女孩的叶初夏有些看不下去了,当年的事情她都知道,陈长生是为了给宁婉儿定罪才去坐牢的。

当时叶初夏还很羡慕宁婉儿,能遇到一个这么痴情的人。

而自己......

见叶初夏为陈长生开口说话,宁婉儿更是生气了,冷嘲道:“叶初夏,你什么意思?胳膊肘往外拐呢?”

“你还是别管我了,我现在好着呢,倒是你,谁被欺负了都不知道,生下了孩子都不知道谁的,要不是舅妈非要求我,我能让你来我这上班?”

“我早看你不顺眼了,白莲花,还有这串项链,不是你家祖传的吗,快还给你,带着你的项链滚回老家,带你的孩子去吧!”

嗡!

陈长生盯着

那块复杂图案的玉佩,脑子轰鸣作响。

什么?

那玉佩的主人,竟然是叶初夏!

当年成为陈家牺牲品,默默咽下委屈的女孩,是叶初夏!

那这个叶初夏牵着的这个......

是自己的女儿啊!

龙帅陈长生
龙帅陈长生
鬼爷本尊/著| 都市生活| 连载中
作者鬼爷本尊文笔水平很不错,故事情节诙谐幽默,主角陈长生叶初夏性格也挺搞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