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魂运

更新时间:2019-10-04 12:54:35

魂运

魂运 爱吃窝窝头 著

连载中 孙坤冯彤彤

护士手中的婴儿只有一根筷子长,可沾着黏糊糊的血水的头发都比身子长两倍,长长的头发被血水黏在一起,像是扎的一条鞭子,垂在手中,还在往地下滴血水。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只眼睛血红血红的,另一只眼睛却是惨白如同死鱼眼,白的瘆人的脸像是白瓷娃娃,脸上布满血丝,狰狞骇人。而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他身上...

阳光街九十四号。

门在里面被锁死了,我不停地排着门板,别家都是卷帘门,拍起来啪啪啪很大的声响,而他这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造出来的门,任我如何用力,声响都很轻微。

人命关天,更何况是我老婆的命,没办法,我只好接连三两脚踹在门上。

砰,砰,砰。

透过橱窗我看见一个人慢慢地从最黑暗的角落里走了过来,慢慢悠悠,如果不是先前一睹过他的尊容,我真的有可能把他看成电视剧里的僵尸,他瘦高瘦高的,偏偏又穿一身宽大的衣裳,就好像大超市里的一个大号的衣服撑子。

咿呀——

木门发出难听的声响,门才开了个缝,这康城老鬼就转身走了回去,好像开一下门要消耗他很大的气力一样。

没办法,毕竟是我要求着人家。

我拉开门,走了进去。

现在还是凌晨,街边上的路灯还没有熄灭,康城老鬼打开了灯,那灯泡散发出来的是昏黄的颜色,油油腻腻的感觉,照在我的脸上。

“你又来做甚?”

康城老鬼没有给我好脸色看,他背过了身去,摩挲着柜台上的佛牌。

“你知道我会来的。”

这样说着,我将兜里碎掉的佛牌拿了出来,放在了他面前,他暼了一眼,摇了摇头,许久才说道:

“你走吧,这煞灵太过凶戾,杀其生父,吸食阳气而得以成长,时隔一日,竟已能碎我佛牌,你老婆恐怕时日无多了。”

“大师,你一定有办法的,我这里有十万块钱,算是我所有的积蓄了,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将口袋里的银行卡放在了他的柜台上,密码已经贴在了银行卡的背面。

嗤——

他嬉笑了一声,

“你走吧,我们无缘了。华夏泱泱,我奔波数年,所求岂是金钱,财物不过果腹之工具,多则无益。”

“大师,你若能救我老婆,拿我的命来换都行,我求你!”

“把你的阴牌拿来给我看一眼吧。”

康城老鬼似乎耐不住我的恳求,终于发话了。我照着他所说的话,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回阴牌。

他接过手去,却触电般地将其松了开来,极速向后退去。

“你......你......你饲喂这邪物精血了?”

“没有啊,大师。”

我捡起阴牌又递了过去,他拍开了我的手,嗓音粗重地嘶吼道。

“拿开!说,你为什么饲喂他精血?”

我突然想起了一事,急忙说道:

“昨晚,煞灵又窜出来要害我妻儿,我把这阴牌丢在了地上,可是没什么用,我在地面找这阴牌的时候划破了手,可能我的血沾在了阴牌上。”

“煞灵食血而眠,如今惊醒,必杀你妻子以申怨气。”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猛地哆嗦了一下,虽然说彤彤欺骗了我,可是这么久的夫妻也不是没有感情。

我拉着他的胳膊,“大师,求你帮帮我。”

他一边叹气,一边儿甩开我的手。

没办法,我一着急跪在了他面前,

“求求你大师,只要你帮我你要钱也好要什么也好,我都听你的。”

看到我这般模样,他似乎是有些动摇了。

我连忙说道:

“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这种邪门的事被我撞上,医生也无可奈何,我求你了。”

““想救你妻子,也不是没有办法。”

听到这里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期冀,

“什么办法?”

我忙问道。

康城老鬼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不慌不慢地走进那个小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和那阴牌相似的东西。

等我看清楚的时候发现那也是两块阴牌,我没有多想疑惑的看着他。

“想要就你妻子你要帮我做我一件事。”

“我答应你。”

别说一件事只要能救彤彤一百件事我都答应你。

大师似乎看出我所想的,“话别说太满,小心自打嘴巴。你需要帮我把这两块阴牌交给两个鬼节出生的女人。”

听到这里我也有些犯难,别说我认不认识什么鬼节出生的女人,就算是女人我都不认识几个,一想到刚刚话已经说出去了只好硬着头皮接过来。

“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若是一周后你办不到你就准备后事吧。”

说完他就走回那个房间,把我自己留在外面。

我走出去太阳已经在东边垂挂着了,现在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我想起昨天一天彤彤都没有吃饭,赶紧找了一家早餐店买了豆浆和彤彤爱吃的鸡蛋饼,小跑着回到了医院里。

我回到病房里发现彤彤不在病床上,我问一个路过的护士,

“这床的病人去哪了。”

护士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道:

“你就是病人家属吧,不在医院好好照顾病人瞎出去晃悠什么,要不是值班护士发现你就后悔吧。”

听到她说了一大堆也没有明白彤彤到底怎么了,我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那这病人到底去哪了。”

“还在抢救,病人的胸腔突然出血......”

听到这里我转头急忙跑向急诊室,焦急的等在门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

“孙坤。”

我惊了一下,一回头,竟然是昨天送我回来的警察,苏小挽。

“怎么了?你们又要抓我?”

我撇了撇嘴回过头去。

急诊室的灯灭了,

“病人需要休息,好好照顾病人。”

主刀的大夫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似乎认为我出去快活,摇了摇头擦身而过,我苦笑了一下守在彤彤身边,看到彤彤渐渐削弱的身体,一阵心疼。

看着彤彤被推回了病房内,我起身拿着公用暖瓶想去接热水,这会儿,苏小挽却凑了上来。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有事吗?”

“是这样,蒋怀银的死因已经调查清楚,的确与你无关,我替书浩昨天的莽撞向你道歉。”

我愣了一下,耸了耸肩,与我无关?本来就是与我无关好不好,他死的时候,你们在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我哪有什么时间作案!

“那你能不能清楚的告诉我,他的死因是什么?”

女警官歉意的看着我摇摇头,“抱歉。”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我看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还有事吗?”

女警官摇摇头,

“我这次是陪人来体检的。”

“小挽,走吧。”

正说话间,有人招呼她离去。

她把手里的纸塞到了我手里,

“帮我扔一下咯。”

目送她离去,我疑惑的看着手里的表格突然发现,苏小挽七月十四。

七月十四?

鬼节?

我的耳边又响起了康城老鬼所说的话,这......这......不就是一个现成的鬼节出生的女人。

猜你喜欢

  1. 鉴宝小说
  2. 医女小说
  3. 绝色小说
  4. 薄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清风挽忆
    清风挽忆

    作者爱吃窝窝头写的很是深入人心,给人遐想的空间,魂运还是很好的。

  • 爱是蓝色.
    爱是蓝色.

    魂运这本书真的好好看 ,好有新奇感,比以前看的那些乏味的小说好看很多倍!

  • 半夏时光
    半夏时光

    魂运这本小说真的太好看了,里面的情节特真实,好甜不虐,句子通顺。真的想就这么一直看下去。

  • 一季樱花落满江南
    一季樱花落满江南

    魂运这本书故事结构曲折,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最终解开心结,放下仇怨,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