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六道登天录

更新时间:2019-10-09 16:59:56

六道登天录

六道登天录 前若初 著

已完结 田砚聂秋雨

“逢田莫入,见石绕路,遇水回头,望风闭户。”六道轮回中,饿鬼道弟子时常秘密潜入其它各道,打杀修者以自肥,故将各道巅峰强者编成打油诗,告诫门中弟子如遇诗中四人弟子亲族之类,尽皆回避。一次风雪破庙,饿鬼道弟子打杀时遭遇人道巅峰力尊者一番教训,由此引发了六道动荡,而作为人道传人田砚该如何化解这场六道危机?而在六道之内,又是一场怎样的爱恨情仇?

那松、竹、梅中的一名黑脸男子实在看不下去,轻轻咳嗽一声,示意师尊尚有外客在此。

博东升冷冷瞥了弟子一眼,哂道:“你若是嗓子不舒服,自去抓药吞服,休在此处阴阳怪气。我年纪虽大,脑子却不糊涂,几时轮到你来教我做人?”

那黑脸男子忙跪下磕头,口称弟子不敢,黑黑的面皮上浸出一层油红。

博东升哼了一声,这才大大咧咧冲着田铿说道:“我说小田呐,你现下名气大得很,道行也是惊人,百多年未来瞧我,我也懒得与你计较,怎的好容易来这一回,就上赶着欺负我家徒子徒孙?堂堂力尊者,还要不要面皮?”

人的名,树的影,虽说众人早有了九成九的把握,晓得面前这田铿假不了,但听得老祖宗亲口证实,心中还是一凛,战尽长生未尝一败的力尊者,当真就是眼前这长相平凡的粗使汉子了。

田铿对着博东升微微一礼,说道:“博老言重了,实是犬子年幼鲁莽,还望海涵。”

博东升嘴巴一翘,摇头道:“海涵?怎么海涵?我万剑门这许多好孩子,平白受人欺侮,这破事传将出去,却要我这把老骨头如何做人?”

力尊者与剑王同为人道大能,相识已过两百载,哪还不知此老作何想法,便对田砚吩咐道:“昨晚的东西,都拿出来罢。”

田砚应声称是,老老实实将得自刘楚舟的一应物品统统倒在雪地之上,堆得小山也似,最后连那储物的金镯也扔了进去。

眼见一地耀眼的宝光,博东升立时眉花眼笑,对一众小辈说道:“老祖宗我一言九鼎,说有赏便有赏。刚才受伤的两个娃娃,一人拿三件,剩下的一人一件,这就选来。”

一众小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究竟该不该拿,能不能拿,生怕失了礼数,折了门中脸面,俱是站在原地未动。

博东升跳脚道:“怎的呆头鹅一般?可是嫌老祖宗赏的东西不好么?”

一众小辈连称不敢,却是扭扭捏捏的谁也不肯先迈步子。

那松、竹、梅中的女修叹了口气,温言道:“既是老祖宗的赏赐,你们便去挑上一挑罢。”

众小辈得了准信,顿时欢呼一声,呼啦啦围将上去,绕着小小宝山兜兜转转,拣选起来。

那刘楚舟身居饿鬼道血宗四大护法之一,论身份地位,乃是与松、竹、梅三人相当的人物,虽说出远门行差,带不得太好的东西,但在这些小辈眼里,已是了不得的宝贝,一众人等东看看西摸摸,只觉这个也稀罕,那个也珍贵,几欲挑花了眼睛,好一番痛苦抉择,才选得心头至爱,欢天喜地的把玩。

博东升一见后辈们挑拣完毕,立时便将白胡子一捋,摇头晃脑道:“剩下这些也不是什么好货,若松啊,你姑且收了,先存在大库里,日后我将就着赏人用。”竟是生怕田铿将东西收回去,来个先下手为强。

那松、竹、梅中的最后一名长髯男修铿铿然应了声弟子遵命,便一丝不苟的将所有物品分门别类,拾掇干净,只余雪地里空空一片压痕,瞬息间便被狂风吹散,仿似那所有东西一直就存在于万剑门大库之中,与闲杂人等毫不相关。

眼见一切收拾停当,博东升哈哈一笑,无比得意,朝那黑脸弟子瞪了一眼。那黑脸弟子无奈低头,面上却是一片不豫之色。

田成与田砚面面相觑,何曾想到,堂堂人道大能,享誉此界几百载的剑王博东升,竟是如此贪财巴家的市井模样。田成便忍不住道:“老爷子,您这一手乾坤挪移大法,当真神妙无方,令人叹为观止。”

博东升毫不脸红,只嘻嘻笑道:“少年郎,你可知目无尊长之罪,又要让你老爹赔些什么出来?”

田成悚然一惊,忙道:“剑王前辈神仙一般的人物,侠名远播,万人景仰,岂会与我这等微末小子一般见识。”

博东升受了这记马屁,心中舒畅,哈哈笑道:“小娃娃不错,看人有一套,比你那硬邦邦的老爹倒是强多了。”

田铿轻皱眉头,说道:“博老,我此次前来……”话才起头,已被博东升打断:“好了好了,你也不必多说,我知你迟早要找上门来,此界步入长生的人物,又有哪个脱得了你的纠缠?寻人斗殴,真就如此有趣?”

万剑门众人心里一惊,这才知晓,原来力尊者竟是来踢场子的,不禁连呼吸也急促了几分,为老祖宗忧心起来。

田铿又是微微一礼,说道:“如此便多谢博老成全。”

博东升啐了一口,叫道:“成全?屁的成全!我若不答应,你便不动手么?恐怕连我家的道场都要掀个底儿掉罢。”

田铿只道:“修行之外无大事,余者田某并不在意,随意处置皆可。”言语间隐隐已有相逼之意。

博东升哼了一声,愤愤道:“要打便打,真当我怕你不成?”说道此处,话里又是一虚:“不过……老头子我年纪大了,这百来年光顾养老,也未作几多修持,怕是打你不过。”

田铿正声道:“田某此来,只为切磋论道,不言生死,不论胜败,全力以赴即可。”

博东升一挺胸膛,笑道:“不言生死,不论胜败,如此甚好,甚好。”言罢眼珠子转得一转,又道:“老头子丑话说在前头,我若当真不敌,可要叫上家中那位过来帮忙,你该不会计较罢?”

田铿脸上终有一丝动容,说道:“得见先贤,田某求之不得。”

听得两人如此言语,万剑门众人心中既是羞惭,又是疑惑。老祖宗自认不敌,又要以二对一,自是大不光彩,堕了威风,可自家道场之中何时还藏了一位高手,竟能左右人道两位长生境大能的战局?却并无人知晓半点。就连地位尊崇的松、竹、梅三人,也是互相看得一看,眼中满是询问之意。

博东升叫道:“如此我也懒得请你进去吃茶叙旧,咱们这便做过一场,让老头子好生瞧上一瞧,你那金刚琉璃法相,又精进到何种地步。”言罢飞上高空,一把黝黑铁剑自天灵飞出,幻化千万,铺天盖地,直如黑蝗临境,墨云当空,其内九剑成一小阵,九小阵成一中阵,九中阵成一大阵,最终层层叠加,凝成一方巨阵,气象万千,法度森严,隐隐自成一域,正是博东升压箱底的大神通,万剑归一无极阵。

此乃万剑门开山祖师创下的惊天手段,修持到最高深处,万道剑光合而为一,凭空自成剑域,锋锐无匹,变化无常,一旦陷落进去,便是生路无门,漫天血肉碎泥的凄惨下场。博东升已凝练出九千多道剑光,离那万道极限已是不远,至于如何归一,由繁入简,却还未寻到头绪。饶是如此,其威能亦是惊人,铿铿然运转开来,森冷杀伐之意有如实质,沉沉压下,令人寒毛倒竖,心惊肉跳,几欲站立不稳。至于些许风雪,早已遁避到百里之外,哪里还敢漏进来分毫。

田铿道了一声好手段,身后一双银色大手显现而出,只一撕,便将虚空生生扯开一个二十余丈的巨大裂口,沉闷脚步声陡然响起,从内跨出一名巨人,直震得峡上积雪碎石成片下落,连带着众人的心肝也跟着咚咚直跳,仿佛随时都要从腔子里跃将出来。那巨人正是银色大手的正主,一般的通体琉璃银色,肌理皮囊几与真人无异,瞧那身形样貌,赫然就是放大了几十倍的力尊者田铿,正是博东升口中所言的金刚琉璃法相,人道体修中最为了不得的大神通,大手笔。

田成与田砚虽已早知金刚琉璃法相之名,亦曾数次见过田铿出手,但今日还是头一遭得览全貌,见其宝相庄严,浑若天成,举手投足间巍峨雄壮之意扑面而来,俱是热血沸腾,手心湿透,恨不得就地抓紧修行,好早日捣鼓出这么一尊好东西来。至于万剑门众人,自是看的心惊肉跳,担忧之意更甚。

田铿飞到法相胸前,融入其内,随之腾空而起,往天上剑阵冲去。两人尽知对方根底,出手之间并无甚试探,只听轰隆隆一声震天雷似的大响,金刚琉璃法相一撞之下,竟将剑阵戳了个硕大窟窿,直闯而入。众人猝不及防,只觉浑身俱在嗡嗡作响,头晕眼花,似田成、田砚这等引气境的菜鸟,竟直接一**摔倒在地,眼前一阵发黑,险些晕了过去。

那剑阵自行再生,将漏洞弥合,其内法度运转,煌煌剑光便如名帅良将麾下千军万马,统合有度,如臂使指,将金刚琉璃法相围困在内,纵横阖闾。一时间之间,只见层层叠叠的乌光大网之中,一点银芒跳跃闪烁,神出鬼没,雷霆之音阵阵轰然,也看不出究竟何人占得上风,倒是双方大力对冲之下,威能余波四下弥漫,直引得风云色变,地动山摇。众人脚下的大片雪地早已承受不住,松垮垮好似解冻的豆腐一般,眼看便要崩解破碎,坠入幽黑剑峡。还是松、竹、梅中那位女修见机得快,身上青光闪烁,凝成一个透明罩子,将一众小辈护持其内,连带着将田成、田砚也扯了进去,免了坠崖之厄。

众人正自心惊,忽听得极高处遥遥传来博东升的浑厚法音:“不行不行,此处还是太矮,我那祖宗基业,徒子徒孙可是吃不消。”话音才落,一道银光便从剑阵中撞出,直往铅云之上飚去,迅若流星,田铿的声音亦随之传来:“那便再往高处去,田某恭候剑王大驾。”话语未落,银光已是不见,想来到了极高的罡天之中。

“这一架有得打,你等先回道场,一切照旧,老祖宗我去了。”博东升颁下法旨,携着万千剑光迎头往上,渐渐隐没,自去追那银光。片刻之后,铅云之上便隐隐传来密密麻麻的轰然之声,直如竹筒爆豆一般,不时有暗沉光华从中透出,声势惊人,俨然将这方天穹也拽低了几分,一副末世来临,大劫将起的骇人光景。

猜你喜欢

  1. 明星小说
  2. 总裁老婆小说
  3. 护卫小说
  4. 薄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月光小夜曲
    月光小夜曲

    六道登天录很好看的一本书,文笔很细腻。男女主田砚聂秋雨强大淡漠,希望前若初大大每天再多更一些,加油。

  • 莫斯科的阳光
    莫斯科的阳光

    作者前若初把六道登天录这本书中的人物塑造的非常鲜活生动,整个氛围是温馨美好的。让人受到心灵的洗礼。

  • 花恋叶叶属根
    花恋叶叶属根

    六道登天录很好看,很感人,加油↖(^ω^)↗

  • h夜黑中最亮的心
    h夜黑中最亮的心

    六道登天录这本书在玄幻科幻方面比较有创意,敢于大胆设想,作者前若初的态度也比较认真,是不可多得的好佳作,超赞,棒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