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武侠仙侠 > 问武

更新时间:2019-08-26 16:00:02

问武

问武 末日阳刚 著

连载中 徐峰徐晶

家族弃子被贬去守护药园,受尽欺凌和侮辱。一朝偶得奇遇,催生各种灵药为己所用,天才看资质,我有各种灵药,实力提升快。从此,虐天才,泡妹子,战强者,傲世无双,成凌天武尊。

“徐家徐永辉,携孙儿徐峰,前来拜见云师,请云师赏个薄面,现身一见!”

徐永辉话语很客气,堂堂的武元境强者,天风城中实力数一数二的存在,执礼求见,可见这位云师的地位。

炼丹师在整个大陆的地位,都堪称崇高。这是一份很荣耀和具有前途的职业。

庄园的门被打开,一道缥缈空远的声音响起,“徐家主客气了,请进寒舍,老夫这一炉丹药马上就好,稍等片刻。”

徐永辉领着徐峰进入小院,一缕淡淡的药香味儿弥漫。

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最忌讳被人搅扰,徐永辉和徐峰的到来,可算是不凑巧。但这位云师竟未曾发怒,邀请进屋。给足了徐永辉面子。

徐峰虽对炼丹一窍不通,但一些基本常识却是知晓的。能够在炼丹收炉的关键时刻,还分心出声回应,云师那句话语听来中气十足,气息悠长。

这炉丹药十拿九稳是成了,可见云师炼丹的水平,却是不知,这炉丹药是何等级,成色如何。

约莫半刻钟后,内室的门打开,丹香浓郁,让小院的灵力都充沛了几分。

“徐家主可是有些日子没来寒舍坐坐了,让你久等了,还请见谅。”

一位中年人从内室走出,穿着白衣,神色悠然,面貌清奇。

这就是天风城大名鼎鼎的云师,唯一的一位一品丹师。

徐永辉不敢怠慢,执手行了一个同辈礼节,连道叨扰。

“晚辈徐峰,拜见云师大人。”云峰弯腰,恭敬行礼。

徐永辉在一旁,目中精芒微闪,传音给徐峰,让其直接跪下。

晚辈之礼,无需五体投拜;天地君亲师,可当此大礼。

云师非亲非君,徐永辉让孙儿如此行礼,心思不问可知,想让徐峰拜在云师门下,这是弟子礼!

这正合徐峰心意,心中没有丝毫抗拒,连忙照做。

一道柔和的劲气托住了徐峰,让其没能跪拜下去。

“云师,他是我孙徐峰,也是我内定的徐家少家主,根骨尚佳,您看……”

徐永辉的话被云师打断,“徐兄,我知你意,无需多说。此子即便是你孙儿,也无需给我行此大礼。且先看看吧。”

徐峰起身,大胆直视云师。

云师此刻也恰好看向徐峰,那两道看似温和,却带有迫人之意的目光审视着徐峰,与之对视,徐峰眼睛生疼,犹如被针似的。

徐峰没有丝毫退避,也未曾流露出不满和敌意。这是云师在探究他的根底。

“武道五重之境,体魄健硕,精气神冲霄……徐兄,你这孙儿多大了?”

徐永辉未曾开口,徐峰直接回答,“云师大人,小子刚满十五。”

云师颔首,对徐峰点头致意,目中神色波澜不惊,“如此算来,勉强可算是天才。”

这话很不客气,但云师的眼界见识,能给出此等评价,已实属不易了。

来之前徐永辉给徐峰说过,这位云师本非天风城之人,来自外界大家族,有着深厚背景。

云师对自己的来头从未完整透露过,半隐居在这天风城,兴许也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

“云师有所不知,我这孙儿,一月之前勘堪武道二重之境。且不论修炼进度,他已练成了我徐家的镇狱拳。”

徐永辉颇为自傲的说道。

一直不行于色风轻云淡的云师听到这话,竟脸色忽的变了,再次看向徐峰,“你是徐破天和慕容秀的儿子?你竟然没死?!”

徐峰的父亲,名为徐破天,是徐永辉次子;慕容秀,正是徐峰生母之名,家族之中少有人知晓这个名字,盖因几年前,家主徐永辉已下了禁令,徐家中人,不可再提此名,被列为忌讳。

这位云师,竟是知情人?

徐峰顿时心情有些激动,若是能从云师这里知晓一些当年发生之事的真实内情,父亲死亡母亲失踪的隐情……

这是徐峰最迫切想要探究的真相。

“云师,峰儿对当年之事一概不知,这些年在我徐家隐姓埋名,算是逃过一劫。我本想他此生能如普通庸人一般平安度过,怎奈天意弄人,他另有机遇,甚至还误打误撞学会了那镇狱拳,应了当年之语。这个弟子,你是收还是不收?”

徐永辉目光迫切,提到当年事,甚至眼含热泪,对云师说道。

云师沉吟片刻,眉头微皱,“既有此等渊源,收下此子也属应该。一月之内连破三重武境,且能参透镇狱拳,这资质做我徒弟,算作屈才了。但是……”

云师这时看向徐峰,“我且问你,你对炼丹制药,可有习悟?”

徐永辉闻言面露尴尬之色,“云师,峰儿这几天被我怠慢了,受了不少委屈。对这炼丹制药,几乎未曾有过了解。”

让自家孙儿来拜堂堂的一品丹师为师尊,这孙儿却对此道从未有过接触,堪称小白盲流。

此等徒弟,少见有人乐意收下。

炼丹之术,极为复杂。丹师之成就,比武道修为更难突破,丹师罕有,所以地位尊耀。

若云师收徐峰为徒,需得从头教起。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而且难保能教出一个可塑之才。

徐永辉也对徐峰能否成为一个合格的丹师徒弟心中打鼓。

云师目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失望,正要摇头,徐峰忽然开口,“云师,我在家族之中做了整整十年药童,对各种灵药灵材,了如指掌。也算有些根底,请云师收我为徒,我必光耀门楣,将您的丹术发扬光大。”

此等豪言壮语,云师想来也听过不知多少。但多是些不知天高地厚之徒的胡吹罢了。

一个合格入品的丹师,比突破武道九重,成为武元境强者更难。

举个例子,一百个武道九重的武者,能有一位突破至武元境界;但一万个丹药师学徒之中,都难有成就一个入品丹师的!

药童,连成为丹药师学徒都不够格,只能算是仆役之流。

徐峰此言,旁人听了,都能笑掉大牙。

“云师,还请给我徐家这个面子。峰儿是我徐家将来的希望啊!”徐永辉忽然咬牙,面露苦涩笑容,对云师徐徐一拜。

这一拜,鞠躬弯腰九十度,就差跪下了。

云师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起徐永辉,“徐兄,你这大礼我怎能受得起?莫要折煞我了,破天伉俪对我有恩,徐峰既是他们的后人,我自当投桃报李……我之所以犹豫,是担心耽误了这个孩子。”

云师看向徐峰,接着说道:“既有如此根骨,专注武道,他日将来必有成就。但若分心丹术,又没有丝毫基础,必然耽误时间,影响武道进境。且若将来,连丹师都无法成就,可就彻底耽误了他。须知一步慢步步慢……”

听到这话,徐峰顿时明了云师之意,朗声道:“云师大人厚爱,为我着想,小子先行谢过了。不过我有些许不成熟的见解,和云师所言相悖,若是说的不对有所唐突,还请见谅。”

徐峰的举止,该胆大的时候胆大,言语之间,不卑不亢,自信非凡。

虽只是武道五重,面对一位地位尊崇的丹师,却能侃侃而谈,丝毫感受不到对方的压力似的。

云师点头,示意徐峰接着往下说。

“武道一途,非一朝一夕之功。勤修苦练乃是必须,但若想有大成就,还需得有机缘悟性。小子对丹术一窍不通,但我认为,此道就是我的机缘,若能一窥丹术,触类旁通,和武道相互印证,皆有增益。小子有信心,修习丹术不会耽误时间,也有信心成为一名合格的丹师!”

徐峰的信念无比坚韧,这是支持他忍受十年欺辱的力量源泉。自乱葬岗有所机遇后,信念有了依托,强者有望,徐峰的信念,更是化作了自信!

一往无前,无有能敌!

而且徐峰隐隐觉得,自身契合丹术,自小就对灵药灵材敏锐,这丹术,他是学定了!

云师露出诧异之色,看向徐永辉,“徐兄,你这孙儿**的极好,小小年纪,已经具备了强者无畏的信念,我现在也相信,此子日后必定成就非凡!”

徐永辉看向徐辉的目光很是欣慰,听到云师对徐峰的夸赞,自得的同时,也有着惭愧和自责。

“我还未曾来得及**,峰儿已经成长到这等地步,若是过往几年,我对其多倾注一些关心和教导,想必现在峰儿更为出色吧?”徐永辉心中暗道。

徐峰再度拜下,“求云师收我为徒!”

云师没有拒绝徐峰的大礼,目露感慨之色,“也罢,那就收下你这个记名弟子吧!”

只是记名弟子,徐峰还未曾得到云师的完全认可。

云师之徒,必定要继承他的丹师之道,徐峰的将来尚未可知,且在丹道上,尚未展露出天赋。

徐永辉大喜,连连向云师道谢,且拿出了珍藏几株珍藏已久的三品灵药赠与云师,作为徐峰的‘拜师礼’。

云师破例收徐峰为徒,徐永辉却是知晓,欠下了对方天大的人情,这份‘拜师礼’很是贵重,云师连番推辞。

身为徐家家主,拿出这几株三品灵药也实属不易,动了压箱底的珍藏。

“云师切莫推辞了,这些‘灵药’作为您那炉丹药的配药,最为合适不过。若能丹成,您若突破,也是峰儿之福,对我徐家也是天大的好事。”徐永辉道。

徐峰在一旁听着暗自心惊,是何种丹药,三品灵药竟只能作为配药?!

云师迟疑片刻后点头,接过徐永辉递过的储物袋,“徐家主,我欠你一个人情,将来必有回报。”

徐永辉连道不敢,“我这孙儿,以后得让云师费心了。”

云师收起了‘拜师礼’,然后手一翻,手中出现一瓶丹药。

“此乃刚出炉的‘赤阳丹’,峰儿你且收下,当做为师的见面礼吧。”

徐峰接过,然后拜谢,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兴奋!

猜你喜欢

  1. 王妃小说
  2. 古墓小说
  3. 医仙小说
  4. 直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花影重叠
    花影重叠

    末日阳刚的文笔很好,写的故事内容也很让人感动!

  • ツ薄荷凉莪吢
    ツ薄荷凉莪吢

    很不错问武这本书,作者末日阳刚自己的想象力,通过文笔的描写使美食具体化,文笔非常不错,我认为写的也非常的好。

  • 半枝花开
    半枝花开

    此书问武真不错,题材比较好,人物形象也比较逼真。不像某些小说里写的比较浮夸。希望作者末日阳刚大大继续加油

  • 〖森与雨露心〗
    〖森与雨露心〗

    问武这部小说,虽然语言很朴素,但是却看得心里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