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历史军事 > 列王纷争:燧源

更新时间:2019-08-29 11:02:22

列王纷争:燧源

列王纷争:燧源 九点肆石坝 著

连载中 百里归于鸣君

这部架空历史小说以刀痕北郡皇帝百乐王权朝代和权倾朝野的祭天卜子实掌权这一时期的历史事实为背景,描写三个禁卫军郭厉人为、于鸣君、长弓杰和他们的朋友百里归如何忠于圣上,与卜子实做斗争。故事内容是从小便是流落街头的孤儿百里归到刀痕北郡投军,加入圣上百乐的禁卫军,和其他三个禁卫军成为好朋友。他们为了保...

快马加鞭,百里归和于鸣君终于来到了他到驿站前所停留过的一个酒庄,因为挨着高粱地,所以才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建了个酒庄,久而久之,

偶尔路过的行人会在此歇歇脚,掌柜的也干脆扩大规模,方便长途跋涉的人们休息。

两人下马走进酒庄,刚进门百里归就拉住一个正牵着骡子,身上背着大包小包的店小二,问到:“哎!伙计,昨天下午我来咱们酒庄吃了碟小菜,上菜的人可就是你,你可还记得啊?”

于鸣君也停下脚步,等待这店小二的回答,若是他能给百里归作证,那百里归就可以摆脱冤屈了,自己也就完成了郭厉人为给自己的任务。

岂没想到,店小二盯着百里归看了几秒,却是扭头就走,嘟嚷着:

“每天招待那么多爷,谁能记得你啊!还有,老子已经不干了!老板娘的脾气谁爱伺候谁伺候去,反正老子是不待了!”说完,抬了抬背上的铺盖,牵着小骡子走出来破旧木门,

看着他离开,百里归只能努努嘴,这店小二不给自己作证,那就得再看看其他人了,他左看右看,突然,发现了一个人,然后拽着于鸣君就跑了过去,

那个人是一位老者,满头华发,脸上的皱纹记录了他经历过的沧桑,身上缝满补丁的衣服,虽然边边上缝了一些棉花,但还是在寒冷的天气里,冻得发抖,

他看到百里归向他跑来,先是一愣,接着想转身而走,但被百里归一个跑跳拦在了面前,堵住了去路,

只见那老头儿,抖得更快乐!,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衣服,说到:“不要找我啊!不要抓我啊,我老伴儿在家里快要冻僵囖,我就拿了两块白炭,等开春我卖了家里的腌咸菜,就把钱还给你们啊!”

说完,想挣开百里归的手,白花花的眉毛皱在一起,像两团面一般,黄的发黑的门牙让他在说话时口水四溅,

百里归顿时意识到自己太过莽撞了,惊着了老人家,赶忙道歉,

于鸣君在一旁看着,无奈的瞟了百里归一眼,从腰间掏出一根竹筒,从中扣出5个召伏①,塞到老人手里,当两人手碰住时,于鸣君惊悚的发现老人的手又黑又臭,掌心还满是冻疮,化脓的黄水儿糊在了他的手上,

(①召伏,十召伏等于一召怒。)

于鸣君低呼一声,不知从那找出一块儿手帕,不断的擦拭自己的手,百里归在一旁看着,心里想到,哈,这也是个讲究人,以后要是打起架来,往他身上丢泥巴就可以了。

老人看着手心里的五枚召伏,逐渐的对百里归和于鸣君放下了警惕,弱弱的问到:

“两位少侠你们不是来捉老夫的?”

百里归看他不再想跑,便解释到:

“实在不好意思大爷,我刚刚看到你太激动了,是这样,您可还记得昨天下午向您问路么的青年么?就是我,只要你向他证明我问过你,或者是你见过我就可以了!”

老者看了看周围,先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内衣裤腰处卡住,接着看着百里归端详起来,

过了几秒,他化手为指,指着百里归说到:“我想起来了!昨天晌午时,有个小伙子向我问去剃刀北郡的路,老夫我以前去见过北郡的老朋友,所以记得些路,便给这位少侠指点了指点。”

百里归听后看着于鸣君,满脸写着“你们冤枉了好人”的表情,

于鸣君也只能点头向老人告辞,然后拉着百里归向门外走去,

百里归在路上拍了拍胸口,说到:“我百里归做人坦荡!从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伤天害理之事更不可能!所以,我现在算是清白啦?”

于鸣君长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回到:“你当我不想赶紧证明你是无辜的啊?要是你还有嫌疑,我还得继续忙活!”,

百里归听后,如释负重的捣了捣旁边的篱笆,随后赶紧背过身捂着自己的拳头,

初冬的木头已经干裂,打在纹路上觉得是很硌手的。

于鸣君哼哼一笑,手握长枪,一记横甩,

一排篱笆墙轰然倒塌,翻出的新鲜土壤的气息让百里归一抖,是啊,玄衣禁军的武器,就是如此强悍啊!

俩人了绝此事,便回到路口,翻身上马准备去找郭厉人为,这杀人案虽然不是百里归所为,但涉及朝中大员,肯定有一股势力暗中在操作着。

俩人刚走不久,

这家酒馆的掌柜就跑了出来:“脑子有病吧!老子的篱笆!”

......

驿站,

平柳跪在厅中,任由长长的秀发垂在地上,

坐在高座上的,是这家驿站的掌柜——平定关,

他身材偏瘦,但是面容冷峻,浓眉微微皱起,

蓝色长袍衬托出他斯文的样子,和于鸣君颇有相同风格。

他手中握着上午和平柳手中几乎一样的玉石,只要仔细一看,这块儿玉石的边缘处是有一种规则的纹路,仿佛能和什么组合在一起似的,

平柳微微起身,说到:“父亲提前赶来,想必在路上是多有疲惫,女儿这就为父亲操办午宴。”

平定关摆了摆手,说到:

“别了,这个事情的发生,在我预料之中,也在我预料之外......”

平柳不解的望向自己的父亲,

然而等到的话则是:“那小子已经今非昔比了,我都没能将他捉回来。”

平柳用白皙的双手捂住自己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娇唇,往后倒了倒,

平掌柜站了起来,走到女儿的旁边,他的表情很痛苦,伸出自己那饱经风霜的手,抚了抚平柳的发梢,说到:

“那小子做错了,你也做错了,在这件事上,你俩恐怕只有一死,才能平息了深居宫中的小皇帝!”

平柳摇了摇头,眼神不安的看向四周,说到:“这一切我都不知情,张学士来找我也是商讨我下月的喜事......”

“张学士会死我也想过,这都是同如乱麻的事情,但是你的解决方法却无形中把你拉向了危险,这事爹地怕也是难救你啊!”

平柳摇摇头,双手紧握,指甲快抠进掌心,她强装镇定的说到:

“女儿觉得这事除了昨晚那厮被禁卫军捉了去,丝毫没有影响别人这个案子的理解啊?那泼皮就是杀张学士的人!”

话到最后,她情绪已经激动起来,

平定关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走过去摁住女儿的肩膀,差散了周围服饰的丫鬟和小二,

接着跟平柳说到:

“要是那孩子被御林军或者城安司抓走,我都不需要担心了,因为这两方面也大多是能少一事绝不多一事的货色,而禁卫军不一样了......直属于皇帝陛下!他们一个个都是行侠仗义的好汉!有他们涉入,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平柳眉头也皱住了,她想到上午拦住自己的那个禁卫军,手中的长枪是谁也无法伪造的,难道禁卫军真的已经开始怀疑嫌犯的真实性了么?

平定关看到女儿终于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叹了声气,

背过手转身说到:“不过也不必担忧,咱们可以把注押到那小子身上,自己做的事情。”

他扭过头盯着平柳的双眸,

“就该自己解决。”

“谁也帮不了。”

......

剃刀北郡禁卫军军营旁饭馆。

于鸣君带着百里归来到这里,和郭厉人为成功汇合,因为暂且摆脱了嫌疑,所以郭厉人为主动请客,

在军营附近禁卫军经常来的饭馆请百里归吃顿午饭,

百里归心里郁闷的很,昨天又饿又累,还又受气,今天突然转运了!早上见到了白面馍馍,上午洗了冤屈,中午还有人请客,真是再好不过了!

酒过三巡,气氛却还是很尴尬,

郭厉人为端起酒杯凝视着百里归,百里归被注视的脸颊通红,伴随着上头的缘故让脸更红了,

就在郭厉人为手准备伸向那一碟蚕豆时,

于鸣君突然哈哈一笑,主动端起盛酒的碗,往百里归手里起伏不定的小木碗一磕,

然后扶住郭厉人为的手,使他的酒碗和自己还有百里归的酒碗相撞,然后看着俩人干了一碗,

然后郭厉人为和百里归也相视一笑,一干为尽,

郭厉人为主动开口了,说到:“我今天上午调查了一下那个驿站,发现那掌柜的女儿有些问题,可能张学士的死和她有关系,不过我不明白到底有什么能让朝堂三品大员和一个平平无奇的民间女子能有所关联......”

三人一下陷入了思考,郭厉人为不小心掉了一粒蚕豆,剑眉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过去了,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微妙的变化,

于鸣君吃了一口泛黄的白菜帮,笑到:“有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

郭厉人为眼睛一凝,摇了摇头,反驳到:“张弘毅虽说是卜子实派的人,但做人方面还是没问题的,这方面我有过考量,当然也没不能排除这一点。”

百里归一杯酒下肚,胆子也壮了起来,说到:“那娘们有问题!进门二话不说就让人抓我!怕不是想找替罪羊!”

此话一出,

不仅是郭厉人为和于鸣君怔住了,就连说出此话的百里归也懵在了原地。

猜你喜欢

  1. 缠爱小说
  2. 快穿小说
  3. 名门小说
  4. 星途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爱的承诺
    爱的承诺

    列王纷争:燧源这本书感觉非常不错,看了十几章,表达以及人物刻画很深刻,每个人的性格写的很细腻。

  • 灿烂星空
    灿烂星空

    九点肆石坝的作品列王纷争:燧源内容不错,框架清晰,人物塑造不错

  • 梦境里的爱
    梦境里的爱

    第一次看有关历史军事的小说,感觉特别吸引人,九点肆石坝的文学功底深厚,会一直追下去,希望不会让人失望

  • 薰衣草有着淡淡的香
    薰衣草有着淡淡的香

    九点肆石坝文笔不错,故事紧凑连接,跌宕起伏,看了让人欲罢不能,总得来说,很不错的一本历史军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