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历史军事 > 抗战女兵王

更新时间:2019-08-29 11:57:48

抗战女兵王

抗战女兵王 异想天开吧 著

连载中 夏君如冯洛明 兵王

毕业于东京大学的将军之女夏君如,因为主张抗日的父亲被当局处决,侥幸从南京流亡到临江一所教会大学隐居,与同为共产党员的校长助理冯洛明一见钟情。抗日烽烟起,冯洛明为护校壮烈牺牲。急于复仇的夏君如,在战斗中迅速成长为地下党的领导人,率领冯洛明的战友们,与曾经劫持过她的湖匪王四一道,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

夏君如与赵大勇肩并着肩,一左一右,一枪接一枪,正打得过瘾,赵大勇突然“噢”了一声,哑了火。

夏君如以为他负伤了,其实是子弹打光了。

来自两个方向的鬼子,仍然在快速靠近大桥,夏君如一摸自己的背囊,子弹也所剩不多。

她不禁焦虑万分,在心里道:“这怎么得了?没有了子弹,现在我们就是想撤,也撤不了啊。难道,我们只能在这个碉堡上活活被他们抓住吗?那可不成!如果到了那一步,我就从碉堡上倒栽着跳下去,头先着地,摔死算了。”

毕竟年长几岁,赵大勇这个时候倒是镇定得很了:“要不,夏老师,我们先下去,看情况,想办法,也许还有救。”

俗话说得好,病笃乱投医。因为实在是没辙了,危险又迫在眉睫,夏君如二话不说就跟着赵大勇朝碉堡下面走。当他们来到最底层的门前时,可以看见对面的鬼子兵仍然趴在铁路的路基边上,举着枪朝碉堡顶上射击。

赵大勇说:“我喊一二三,咱俩分别朝门外左右两边冲,然后尽量快跑,跳进河里,这里离河边只有几十米。”

夏君如半蹲下,做出一个百米赛的起跑姿势。

“一,二。。。。。。”

赵大勇的三字还没喊出口,只听见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瞬间亮如白昼的视野里,只见巨大的百步桥,被爆炸整个地掀到了天上,再哐地很响一声,落到深深的河水里。一列飞驶而来的火车,像过山车一样,随着拦腰断裂的桥身,鱼贯栽进河水里。

可惜这只是一列货车,总共二十多个车厢,车上装的主要是92式步兵炮,还有几辆重型坦克。有十个车厢翻落河中,有三十几个押车的日本鬼子被炸死炸伤,有一些是被震晕后掉到河里淹死的。

那些没有掉到河里去的列车,鬼子兵也伤得厉害,他们在睡梦中被相互撞击的车厢震得头破血流。

确实非常可惜,如果这是一列运兵车,那鬼子就惨了,不是一般的惨。不过饶是如此,对日军也是一个十分沉重的打击——

粤汉铁路临江段运输中断一个星期。日军大量的武器、供给和兵源无法及时运进来,只能将开战时间延后。

长沙保卫战获得了一个星期的宝贵备战时间。

火车落入河水的那一刹那,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里,冲天的火光把现场照得如同白昼。反身回到碉堡的顶子上,夏君如遥望火车车厢像一口口的活棺材一样,将鬼子在睡梦中一个个埋葬,一种复仇的强烈**涌上心头。

“明天,我一定要去看冯洛明,”她在心里自言自语,“把今天的战斗情况报告给他听。我还要告诉他,我不会再为他哭泣了,我要为他一直战斗下去,把鬼子赶出中国去。”

那天晚上,他们的脱身就没什么悬念了,大桥和火车都已经炸掉,营房里过来的日军,还有从防空阵地上过来的日军,知道大势已去,犯不着白白送命,也停止了进攻,全部冲到河边,冒着雨看热闹。因为隔着河,他们都没法抢救伤员。

赵大勇原计划从水上脱身的,随便找个飘浮物,继续顺流而下,一个小时可以抵达长江。他水性超好,他始终觉得走水上是最有把握的。

可是现在不用了,他们迅速离开河边,登上轧道车,赵大勇和王四两个大汉一上一下地压着动力杆,让轧道车缓缓地行驶在铁轨上。

风雨交加,夜色如墨。

营房里站岗的鬼子们看着他们的车从眼皮子底下经过,无精打采的样子,把他们当成了没桥可检而回城的铁路工人。

他们一直把车开到城陵矶,然后从那里弃车上船回白沙湾。

用王四的话说,“冒死干了一大票”之后,夏君如睡了一天一夜,除了中途起来解了一次手,水都没有喝一口。起来后,她见了一下一直在绿楼厅堂里守候着她的易耿生。

易耿生说:“夏老师,祝贺的话我就不说了。我要说的是,咱们连着干了两次大买卖了,日军宪兵司令部早炸开了锅。中村毅像他养的那只黑贝一样,满世界疯狂咬人,杀了很多无辜者。上头要求咱们歇歇手,休整休整。风头上,免得暴露。”

“不是要打长沙会战了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正是我们的队伍发挥作用的时候哩!”

“那另当别论。联合战线下任务来,我们照样要接受。”

“明白了。就是批评我们不应该擅自行动呗。”

易耿生笑了起来:“嘿嘿,嘿嘿。。。。。。”

送走易耿生,夏君如朝赵大勇道:“走,老赵,开上你的机帆船,叫上汪婶娘,还有江忠敏,咱们一块到君山岛去住两个晚上,放松放松。反正上面要我们休整。”

船儿航行在碧绿的洞庭湖上,无数的白帆在波涛间撒网,漫天的沙鸥在白帆间追逐,隐隐有渔歌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响起,好一幅壮阔的洞庭景致图。可是一艘挂着太阳旗的日军巡逻船,在湖面上高速行驶,几乎是横冲直撞,霸道得不行。

赵大勇在隆隆的机器声里喊道:“老子真想扔几个手榴弹炸了个**!”

“那你不是找死吗,老赵?”夏君如同样一肚子气,却显得沉稳多了,“急什么,看他们能在这里横行到几时,我把话说到这里!”

“太气人了!”

“气什么?比你更气的还大有人在哩。那里。。。。。。还有那里,哈哈。。。。。。”

她用指指鳊山和芦絮湾,那里分别是汤志高和王四的抗日队伍驻地。

“是的,是的,”赵大勇说,“我们要沉住气,要坚持到底。”赵大勇越来越感觉到夏君如为人处事的力度,他明白,那是知识的力度,文化的力度。自己一介武夫,是无法企及的,只能甘拜下风。

登上洞庭湖心的君山岛,当夏君如走近湘妃祠的山门时,忽然感觉情势有点不对劲。只见湘妃祠高大的山门紧闭着,正是秋日朝庙的热闹季节,这里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群猴子在水波浪形起伏的围墙顶上,旁若无人地上窜下跳。

“出事了,一定出事了!”夏君如在心里念叨着,上前用力推开了巨大的山门。眼前的情景,让她刹那间眼睛一黑,一**坐到了青石地板上,半晌没有发出声音来。

只见大殿前院子里千年大樟树一根横出的枝桠上,用绳子吊着妙琦、妙琦的老师傅释玉住持、还有妙琦的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徒弟。老少四个女人,脖子上全都勒着绳子,衣衫褴褛的躯体都不是原来的颜色了。。。。。。

恐怖的景象,令夏君如和方婶娘、江忠敏都闭上了眼睛。

半晌,夏君如才重新掩上山门,呼吸急促、声音颤抖地道:“老赵,你快去找几个人来......我们出钱,先帮着把她们的尸收了好啵,我实在是提脚不动了。”

江忠敏闻言赶快伸手扶住了她,她发现夏君如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走路打跪,而总是一天到晚劲冲冲的。昨天早晨刚下船,通宵没睡,也没吃早饭,就爬到高高的龟山上去看冯洛明。她在心里说:“她把朋友看得可真重。”

赵大勇一路小跑着离去了。

见有人留下,猴子们这会儿也跑远了,四周归于死一般的沉寂。

夏君如的眼前,却浮现出妙琦的音容笑貌,浮现出妙琦那遗落在山道上的婀娜身姿和青春漫语——

“哈哈夏老师,你跑不过我的。我从小在这山道上跑大的,你怎么跑得过我呢?这山里的猴子都跑不过我,哈哈哈。”

“夏老师,我们同是中国人,为什么你长得那么好看,身材也水凌得不行。怎么我这,就生得像根芦柴棍子一样呢?”

“夏老师,你说你以后会结婚,会生孩子,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这真好呵。我不晓得将来能结婚啵,这个事,我必须得听我师傅的。师傅让我结我就结,师傅不让,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结婚这个事,定准是个很好的事,很快活的事,要不我们湘妃祠好几个尼姑,怎么都半中腰里还俗结婚去了,师傅挡都挡不住。”

“夏老师我不能答应你陪你出去旅行,我师傅讲,做一个女子,第一就是心要静,心不静的女子容易生邪念。师傅讲,就是看到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君山岛一步,心不野,才选我接替她做住持的,说我比别的尼姑和居士都干净。师傅讲,君山是一座神山,人一离开君山,心就乱了。”

......

想到这些,夏君如不禁泪如泉涌,足足哭到赵大勇叫了人来,才好不容易止住。

赵大勇从附近叫来了几位上了年纪的茶农,他们个个都是一副霉头霉脑的相。他们也晓得湘妃祠出事了,他们被鬼子在岛上的疯狂屠戮吓怕了,鬼子的军舰开走了好些日子也不敢来湘妃祠收尸。

再说小小君山岛,要收的尸也太多了,忙都忙不过来。那时候小小君山岛上,有很多的庙观,有上百的和尚道士。他们几乎全被鬼子杀害在庙观里,湖滩上。这些无辜的可怜人,个个身首相离,掩埋的时候想对都没办法对拢来。杀人者,这是怎样一种变态?

在掩埋妙琦师徒的时候,老人们告诉夏君如:鬼子本来对寺庙什么的还算客气,连门都不轻易进的。后来,他们认定湘妃祠是洞庭湖抗日武装力量的联络站,妙琦师徒四人都是抗日人士,遂将他们当众侮辱并杀害。

夏君如问:“那她们是不是真的就是抗日人士呢?”

一位老人笃定地回答说:“她们是,她们都是!她们为抗战做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她们都是共产党,从洪湖那边回来的共产党!”

夏君如大为震惊,这是她第一次发现跟自己玩得好的朋友是共产党,而且都是女的,长得很漂亮、很可爱的女的。

因为有所触动,这时候她才想起来,妙琦曾经侧面问过自己是什么党的,她是不是想发展自己为他们的成员呢?她红湿着一双眼睛,在心里狠狠地道:“安息吧,我的朋友,血海深仇,我会替你报的。你们师徒几个,让我对鬼子的仇恨又增加了好多好多!”

离开君山,她彻底失去了放松心情的欲望了,她让赵大勇把船开往鳊山,在王四壁垒森严的山寨里看了看,然后又去芦絮湾,与汤志高见了一次。

在王四那里她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战士们虽然穿上了神气的国军军服,可是生活过得清汤寡水,据说连饭都不容易吃饱。连王四很想留夏君如一行吃个饭都不好意思开口。厨房里只有几只乌龟,脚鱼,蛤蟆,而这些东西在那个年代的洞庭湖区,是不能上席面的。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当了国军,不能再像从前做湖匪那样打家劫舍了,可政府的津贴又跟不上。这让夏君如心情沉重。

只是王四很豪气地说:“没事,兄弟们以前吃得太好,要剐剐肚子里的板油哩。一个个肥得像猪一样,怎么打仗?再说,呆在鱼米之乡的洞庭湖上,能饿死吗?”

夏君如没有回答王四的话,一阵子望着远处的苍翠发呆。

猜你喜欢

  1. 兵王小说
  2. 王妃小说
  3. 总裁老婆小说
  4. 道士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芳草碧色
    芳草碧色

    首先,这是我第一次看书给评论。人物形象生动形象立体个性,作者异想天开吧的文笔行云流水。再者,如果要写这类比较强硬的书,如果没有较好的文笔的话,就会很容易闹出尴尬。但作者写的很生动。作者大大,你就按照你规划的去写吧,喜欢的人自然喜欢。我会一直支持你哦,很喜欢抗战女兵王这本书。。

  • 夜太美
    夜太美

    抗战女兵王这本书是我的心头爱哦,暖宠型。

  • 听说风从天堂吹来
    听说风从天堂吹来

    抗战女兵王虽然内容少,但很感人,写的很好!

  • 樱花雪
    樱花雪

    抗战女兵王这本书题材新颖,幽默风趣,人物夏君如冯洛明刻画到位。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