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历史军事 > 谍战之刀尖舞者

更新时间:2019-08-29 19:48:05

谍战之刀尖舞者

谍战之刀尖舞者 谁我 著

连载中 章唯范轩杰

死而复生的乔某隐居某寺院四年,被其上司发现而重新归队军统,历经其在中共地下党任职的师长和好友被改组后的保密局频频追捕、追杀之后,毅然主动申领卧底,在与三任保密局武汉站站长的生死博弈中,充分展示其谍报才华,屡建奇功,一路喋血......

范轩杰此行的阵仗可够大的,三辆小车外加一辆中吉普,一路风驰电掣,惊得路人唯恐闪之不及。新任站长第一次出现场,没有谁愿意给他留下不良印象,能来的人都来了。

车队拐过一道弯,就看见一间店铺前立着一个身穿警局大衣制服三十来岁的男子,右手拿着双白得刺眼的手套频频击打着抻开的左手,还挺悠闲的。

头车几乎是贴着这人的身体停下,彭克己从副驾上跳下打开后车门,霍光先下的车,后面跟着范轩杰。这人跟彭克己开着玩笑说,武汉站的高层几乎倾巢而出了啊。

彭克己斥他一句,别乱说话,这位是我们的新任站长范轩杰范站长。

这人当即面色一肃,向范轩杰行了个军礼:“汉口警察局第三分局警长王彦东,久闻站长英名,辛苦了。”

范轩杰轻挥了下手笑道:“年纪不大套路蛮深。”

慌促间将白手套塞进兜里的王彦东脸上露出某种由衷的敬意正色道:“站长,在下并非虚言,二厅有朋友,您的事迹早有耳闻。”

说话间,一大票人都围了过来,范轩杰瞟了面前的王彦东一眼后说:“说事。电话是你打的?”

王彦东退开两步:“是。请!”礼让范轩杰走在头里。

一行呼啦啦上了二楼,在楼梯口范轩杰回身对边江嘱咐一句,既然是警局的现场,就不要去太多人。彭克己伸手一挡,将包括自己的行动组一票人全拦下。

现场的进口,二楼最里一间的客房被炸药轰出一个大豁口,躺着的一人显然已经咽气,楼板上有血渍拖拽的痕迹,王彦东介绍,重伤一人已经送往附近医院,有专人看护。

一行走近豁口,从地板的爆炸形态呈轻微直堕状上,范轩杰的眼睛一个上扬看向门楣,王彦东见机行事道:“站长判断的极是,炸点来自门楣上方。您脚下看着点儿。”他将范轩杰、梅方舟和霍光、边江引入室内即转过身来,指向遭到轻微损坏的门。

“反而是这扇门躲过了一劫。从门上的撞击程度上判断,来者的力道不小,用脚踹的。根据初步勘验结果,这枚炸弹与这扇门间有个连接装置,来者踹开门的瞬间,触发了引爆装置从而产生爆炸。”

范轩杰的眉头稍微地蹙了起来,全被王彦东看在眼里,随即说:“虽然目前还难以还原这个连接装置,但据我们的技术部门的分析,一般的常态开门动作不会触发这个装置,这或许是设计者的妙处,也或许有一颗悲悯心所致。且这名入住者曾跟柜台打过招呼,一日之内不要打搅到他。所以,不会出现您所担心的事儿。”

这时,将室内看了个遍的梅方舟问了,不是说死了俩人吗?

王彦东伸手将他往窗口那边引去:“梅......副站长,下面埋伏了一个呢,死得挺窝囊的。”

梅方舟伸出脑袋往窗台下看去。下面是个小后院,污水沟旁,一名男性呈倒栽葱状,脑袋扎进一个俗称的马桶里,死法确实挺奇特。

现场不可谓不惨,两死一伤,极地虎是痛下杀手了呀,这是为何?

对极地虎之举颇为困顿的范轩杰把王彦东叫到身边,几乎是耳语问他,你在电话上说,此事与日本人有关?

王彦东往一边走了一步,伸出手,他身边的一名警员递给他一个证物袋,他亦低声道:“仅是怀疑。在那名重伤者身上有这个。”

范轩杰接过手中一看,里面装着一把日本特工惯用的手里剑。

“入住者几人?”

“一男一女,都用围巾把脸捂得死死的,特地要的这间房。掌柜的还以为是对野鸳鸯呢。这俩上楼仅十余分钟,这门前一死一伤者冲进客栈,拿枪指着掌柜的只说了一句不许多事,便冲上楼,接着掌柜的便听见了爆炸声。短短十余分钟,从连接爆破装置到击毙楼下设伏之人,快得令人难以想象,非专业特工不可为。”王彦东说。

范轩杰还欲问他什么,彭克己跑了过来说:“站长,电台里郝静呼叫,有您的一份加急。”

范轩杰遂走到梅方舟身旁对他说,自己先走一步,这里就交给他,查仔细点,尽快拿出一个现场汇总。

一边的霍光要跟出来,范轩杰伸手一挡当着众人的面对他说,跟王探长学着点,人家专业。众人的目光遂都看向王彦东。这位似当仁不让道了声,不敢。

范轩杰下楼时,心里还在想,这个王彦东看似年纪不大,却极会来事,且专业地道,未来不可**。

到了柜台那儿,一个头已谢顶的半百老者正拿一种诚惶诚恐的目光看着他。他走了过去,获知他就是掌柜,问了他几个问题,譬如205号客房的客人,男的多高多大,女的能看出多大年龄,是否第一次入住,口音上有啥特别。

掌柜的一一作答后,范轩杰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信息:这对男女貌似极为亲密。

赶回站里,范轩杰来到办公室,郝静和闵敏都在,俩人坐在长沙发上聊得正欢。范轩杰伸手接过郝静呈上的电稿,闵敏告诉他,电话铃没响过。

郝静的一张小嘴朝电稿努了下问,要我吗?

范轩杰往座位上走去说,不用。

郝静和闵敏遂识相地朝门口走去。门刚关上,便传来闵敏戏谑的调笑:“刚才你说要我吗,什么意思?”

嬉笑打闹声远去。

电文是局本部发来的,挺长,范轩杰几乎用了半小时的时间才译完。电文内容只涉及一个人,一个叫苏俪的中国女人,极地虎的生身母亲。果然如范轩杰所料,苏俪的籍贯是江夏。在此之前,范轩杰揣摩极地虎为何滞留武汉多日的原因,或许与他的母亲有关,遂向局本部求援,速查。还真没料到他母亲是武汉近郊江夏人,且目前就居住在该地。

看完整篇电文,范轩杰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至少从中发觉了极地虎滞留武汉的原因,虽非唯一,但一定有关。

在长舒一口气的同时,范轩杰蓦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若极地虎是简单要见母亲一面,十多天的时间要见早见了,却又为何迟迟不肯遁去,擎等着日本人来抓吗?

猜你喜欢

  1. 全球小说
  2. 亿万小说
  3. 诱妻成瘾小说
  4. 代孕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一同看潮起潮落
    一同看潮起潮落

    我很喜欢看简短,但内容丰富,人物形象丰满,文笔流畅,故事完整的书。这本谍战之刀尖舞者是其中之一。好多人说看不懂,我却觉得一清二楚,反到是那些两三千章绕来绕去不到结局的长篇让我却步。

  • 空叹花语意
    空叹花语意

    这本书谍战之刀尖舞者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 〖森与雨露心〗
    〖森与雨露心〗

    谍战之刀尖舞者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看来作者谁我是很用心在创作啊!文笔细腻,内容生动形象扣人心弦,结尾也结的很好!值得一看!

  • 幽兰馨语
    幽兰馨语

    谍战之刀尖舞者这本书刚看了开头,内容很有意思,让人意想不到,主人公描画很细腻,感觉有血有肉,带入感很强。给个5星,强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