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真龙

更新时间:2019-09-05 10:18:01

真龙

真龙 牛仔西部 著

连载中 硕小乙香茹

【2019年最期待现象级作品】那一夜,玉壶山下清泉涌。阎王驸马,鬼面郎君,伴舟行。龙命现,五魔出,太行颠覆,大道满盈!九霄雷霆惊天变,一入书海化真龙!※※※※※※传统悬疑类第一人,知名风水题材大神『牛仔西部』携《真龙》再...

为什么说是人脸?

因为这东西像一张面膜,有空洞的眼睛鼻子,还有嘴巴,貌似刚才那阵哭丧就是从这张嘴里嚎出来的。

由于是皮革质地,所以我浮想联翩,这东西不会就是从某个人的脸上剥下来的吧?

想到这里,我手一哆嗦,发现人脸的额头上还烙印着一个黑色符文。

这个符文非常神秘,简单的笔画勾勒出了古老的感觉。

我死死蹙着眉头,这到底什么鬼?陈裁缝不是说红布包里有是香茹的头发指甲,还有张老道给的一道符吗?怎么变成这个了。

后来我一琢磨,这娘们儿肯定有问题,她来这么一手,估计没憋着好屁。

换句话说,这是冲我来的!

我惊怒之下,把这人脸丢进了排水沟,心说爱咋咋地,这个棺材我也不买了,回去睡觉去。

可走了一半儿我就愣住了,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啊,如果不跟香茹成亲,我的命格就压不住了,到时候我真的会死呀。

我咬紧了牙关,不就是一口棺材吗,管你什么目的,先买回来再说,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话讲。

想到这里,我一口气跑到了孙木匠的家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就要敲门。

谁知这个当口,院子里传来了孙木匠声音。

“真好,老子就喜欢你这样儿的。”

紧接着,就传来那种声音。

我整个人都石化了,这犊子大半夜不睡觉,在院子里玩儿花活?

孙木匠是从小学的手艺,主要以打棺材为主,经年累月的,很多人嫌这个晦气,所以一直讨不到老婆,后来他憋得难受了,经常带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据说还猥过棺材里的女尸呢。

我本来想一鼓作气把棺材买了,可是遇到这种情况,就得掂量掂量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孙木匠发出一声畅快的叫声,估计是完事了。

他是完了,可把我撂这儿了,我它么血气方刚的,根本受不了啊。

又等了一会儿,确定里面真没动静了,我才试探的敲了敲门。

谁知大门很松,碰了一下就开了。

我擦,做这种事还不关门?!

我借着门缝一看,发现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材放在院子当中。

之所以说巨大,是因为这口棺材是双人合葬的。

可没等我进去呢,就见一个男人从棺材里直挺挺坐了起来。

在我看他的时候,他同样看到了我。

四目相对,我脑浆子都沸腾了。

这人竟然是孙木匠!

难道他刚才在棺材里做那事儿?

孙木匠一撇腿从棺材里蹦了出来,脸色阴恻恻的盯着我。

我浑身一哆嗦,说孙叔,你怎么了?

说话的同时,我就闻到棺材里有一股臭味儿,说实话,这种味道像极了尸臭。(李老狗是赤脚大夫,我也学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知道尸臭的概念)

都说这家伙猥过女尸,他刚才不会在跟一具女尸那啥吧?

孙木匠哼了一声,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把旁边戳着的一扇棺材板咣当盖上了,那股臭味儿也被隔绝开来。

我嘴角一哆嗦,心里生出了不妙的感觉,恨不得转身就跑。

谁知他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冷冷道:“有个大客户定了活儿,叫我连夜赶出来,刚才太累了,一不留神就在棺材里睡了。”

我惊魂未定的点点头,但心里老往那方面想,感觉非常恶心!

看我不言语,他慢慢蹙起了眉头,眼冒邪气的说,你大晚上不睡觉,怎么上我这儿来了,不会早就来了吧?

我生怕他怀疑,赶紧摆摆手,说我也是刚来,这不打算买口棺材么。

“还买?老李都下葬了,你给谁买?”他诧异的说。

我不敢说出结阴婚的事儿,就说给香茹买的。

一听这个,他点点头:“我明白了,香茹死在了老李的坟前,你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是吧?”

我心说赶紧说正题吧,你这儿比陈裁缝那儿还邪乎,多待一秒钟都是煎熬。

谁知他不急不慌的说:“你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香茹的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我关系大了去了,别提这个,提这个我就闹心。

可他却阴沉的低笑:“我跟你说,香茹的死可不怪你,要怪就怪陈裁缝这娘们儿。”

嗯?

这句话貌似有故事,一下把我吸引住了。

孙木匠拉着我手,就说咱们上屋里说,这黑灯瞎火的哪是说话的地方。

他的力气大的出奇,并且身上也有一股臭味,我赶紧打开他的手,总感觉太脏......

“孙叔,你就在这儿说吧,这天也不早了,完事我还得回去。”我往后退了几步。

孙木匠直勾勾的盯着我,说行吧,我今天就跟你念叨念叨,其实陈裁缝这个人吧,表面看一本正经,其实暗地里浪的很,很久之前就跟咱们村的沈秀才不清不楚的,而香茹又是沈秀才的学生,前几天他们干那事,被香茹给撞见了,两母女因为这个大吵了一架,当天夜里香茹就没回家,结果第二天就吊死在了你爹的坟前,估摸是小姑娘脸皮薄,接受不了这个。

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儿,就跟亲眼瞧见了似的,可沈秀才在我心中并不是那么龌龊的人。

沈秀才原本是村里的小学教师,后来被调到了县城中学,他为人师表,光明磊落,听李老狗说,还暗中自资助了三个大学生呢。

这样一个纯粹的人,我不相信他会跟一个寡妇蝇营狗苟。

但为了节省时间,我不打算争论什么,说孙叔,我跟香茹毕竟是一块儿长起来的,给她置办寿材也算送她一程,你就遂了我的愿吧!

孙木匠一听这个,嘴角勾起了一阵嘲笑,指了指架在墙根的两口棺材,说一个两千八,一个三千五,你要哪个?

我心说看你那个德行,我就买贵的,就当破财免灾了。

交了定金之后,我果断的离开了院子,几乎刚到家,公鸡就开始打鸣,一看表正好四点。

我之所以着急忙慌,就是感觉孙木匠太邪性,如果棺材里真有一具女尸,那就不单单是道德问题了。

而此时,我的困劲儿上来了,毕竟折腾了大半宿,铁打的身子骨也受不了。

可刚睡了几个小时,就听见有人砸门,一看表才七点多。

我心里这个烦啊,这又是谁?

等打开大门之后,发现张老道醉醺醺的站在外面。

他甭管哪个时间段,都是一身酒气,眼睛也蒙着一层雾似的,叫人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不过我看到他,心里就来劲了,这**张老道,满嘴跑火车不说,还打扰我睡觉,我正想找你呢。

谁知他嘟囔了一句:“你小子属狗的啊,怎么看见我就龇牙咧嘴的,我跟你说,老李的坟头又出事儿了。”

一句话好似凉水泼头,我激灵灵打个冷战:“怎么个情况?”

他叹息一声:“又吊死一个。”

啊?!

我脑袋嗡了一声,就感觉天旋地转的。

香茹的事儿还没消停呢,怎么又死一个?

谁知张老道说,这次的死人比较诡异。

诡异?

我看他神情不对,心里不免慌乱起来。

等到了坟地,发现还是那颗桑树,绳套都没变,但这吊着的却不是死人,而是一张人皮!

这是张女性人皮,躯干四肢非常完整,就像一个连体的皮衣,但唯独没有脸!

面对这一幕,几乎所有人都吓坏了。

“这是谁的人皮啊,怎么挂在这里了?”

“先是李老狗暴毙,完事香茹也死了,怎么现在又出现人皮了?”

“坏了,坏了,梅花村触犯神灵了。”

大家的骚乱,酝酿出了一股极其恐怖的氛围,而我脑袋嗡了一声,瞬间想到了那张被丢进排水沟的人脸。

那人脸不会是这张人皮上的吧?!

随后,我嗅了嗅鼻子,闻到了一股非常浓重的尸臭。

尸臭虽然恶心,但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好像之前在哪儿闻过。

后来我瞳孔一缩,瞬间想到了孙木匠那口双人棺材!

难道这张人皮......

而此时,有人惊呼:“你们瞧,人皮上有字!”

我定睛一看,那雪白的脊背上,写了两行大字:人皮哭丧,真龙命亡!!!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传奇小说
  3. 透视小说
  4. 万古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色彩斑斓
    色彩斑斓

    好书!文笔流畅,情节动人,构思巧妙,强力推荐真龙,作者牛仔西部的书就是好。

  • 旧城时光那么美
    旧城时光那么美

    二刷真龙这本书了,整体来说还是非常好的,情节热血又不失一些温情和搞笑,不可否认开局几章有些老套,但认真看着去绝对有惊喜。

  • 给我一场玫瑰花雨
    给我一场玫瑰花雨

    作者牛仔西部的想象力非常丰富,文笔好,故事一环扣一环,我是不分日夜一口气看到没有更新的部分,作者牛仔西部大大加油!看真龙这本书时心情美好,没有任何负担,开心。

  • 屿森曦光
    屿森曦光

    超级喜欢真龙这本书,喜欢作者牛仔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