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大尊者

更新时间:2019-09-11 14:48:02

大尊者

大尊者 枫叶千秋 著

已完结 夏寒张小九

道台边,是谁自废了修为,横眉冷喝?万千里路,哪个红颜化作火凤,不得涅槃?白云下,前尘旧怨,怒拳破青峰!迢迢皇城,穿云裂石,一笑掀山峦!气冲天河阔,力搅星海混,万道本源化一体,世间可有这般人?这答案,还要从那一年的大雪纷飞说起……

听到这句话,李乐脸色一变,忙说道:“余院长,这孩子昨日才从寒风洞出来,身子骨还没恢复过来……”

“闭嘴。”就在这时,潘龙打断了李乐的话,他侧过头冷哼一声,在看向李乐的眼中充满了轻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你……”李乐咬咬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没想到潘龙竟会当众说出这般话来,他身份虽不及院长长老,但如今这广场上如此多人,潘龙竟直接扫他的面子,饶是脾气再好,也不可能不动怒。只是,一想到潘龙背后的长老阁,他心中微叹了一声,最后没有再说话。

“潘龙,这里又哪有你说话的资格。”夏寒这时冷笑了一声,“我乃是外院弟子,李教习说话自然是有资格的。而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李乐心中十分感动,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夏寒还居然会为他说话,只是,此时这般做法并不理智啊!

高台上的余白和几个长老诧异地看向了夏寒,不曾想这个少年在这时竟还敢当众反驳潘龙,只是胆量归胆量,这种做法虽然可嘉,但在他们眼中,却显得太过无知了。

潘龙盯着夏寒,夏寒几次三番针对于他,这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一只蝼蚁的挑衅,面对这种挑衅,他嘴角翘了翘,无声一笑,随后眼中便露出了一股轻蔑,“来人,杖刑!”

“且慢!”夏寒将目光看向了余白,嘴角含着一丝讥讽,缓缓道,“不知这里是外院还是外事堂,一个外人竟当起了院长的家,不知院长要如何处置我呢?”

看着夏寒的表情,余白心中冷冷一笑,这少年竟敢在他的面前使小聪明。然而,这种小聪明却用错了地方!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锻体七层弟子,又如何左右他的心境?于是面无表情地说道:“杖刑,二十!”

“呵呵……”夏寒讥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将目光扫向了高台上的众人。

“大胆,明知有罪却如此猖狂!”

“你这孽徒简直是放肆,居然如此无礼!”

高台上的几个长老见夏寒肆无忌惮的目光,心中突然出现了一抹屈辱,一个小小的外院弟子竟敢如此轻看他们,于是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余白迎着夏寒的目光,面无表情地说道:“孽徒夏寒,目无尊长,杖刑,三十!”

三十杖刑!

道院弟子们听到这句话只感觉头皮发麻,搬山道院的规矩并不是很严格,所以平日里很难见到哪个弟子会受到处罚,像这种上来就执行三十杖刑的惩罚,已经算是极为严重的了。

“院长不可……”就在这时,李乐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于一个还未筑基的弟子来说,被那玄铁杖打上十下便会十天下不了床,如果真要打上三十下,怕是不死也得残废了。

“李教习!”一个身材健壮的长老不满地冷哼了一声,瞪着李乐说道,“就是因为你如此软弱,这孽徒才会如此嚣张。若非你管教不严,他又怎会犯下这种过错!”

潘龙这时笑着看向了李乐,阴阳怪气地说道:“怪不得你的勇字门年年垫底,就凭着你这妇人之仁,又能教出什么好货色?”

这声音中的嘲弄并未做丝毫掩饰,高台下的勇字门弟子在听到这些话后面色涨红地握起了拳头,李教习平日里对他们尽心尽力,只是他们天资平凡,如若不然,又怎会拼死也比不过其他三门!

李乐尴尬地站在原地,嘴巴蠕了蠕,在一脸歉意地看了看夏寒后,最终叹一声坐回了座位上。

“行刑!”

随着余白一声令下,从场外走进了两名手握玄铁杖的弟子,将夏寒按在地上后,直接便开打了起来。

“砰……砰……”

广场上的弟子们看着这玄铁杖重重的落在夏寒后背上,眼皮直跳。

然而夏寒却嘴角上翘,仿佛没有感觉到这疼痛一样。他一脸讥讽地望着潘龙,心中的愤怒远远凌驾于这疼痛之上,若真的畏惧疼痛,他早在几年前便已经死去了!

三十杖后,他身后的衣衫已经破烂不看,后背上已经血肉模糊,远远看上去就好像一滩红色烂泥,着实恐怖。

“这……”高台上的人们这时露出了惊讶的目光,那玄铁杖到底有多大力度他们再清楚不过,三十杖下去就算是筋骨被打得寸断也正常的很。然而夏寒此时却是只受了一些皮外伤,这肉身强度似乎远远超出了锻体七层的实力!

然而让他们最为震惊的是夏寒从最开始便保持着一种高姿态的笑容,仿佛这三十杖刑落到身上根本就如同挠痒痒!

潘龙将眼中的蔑视毫无保留地送给了夏寒:装吧!任凭你意志坚韧,呆会儿还不是得认罪!到时,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余白的眉头皱了皱,目光清冷地看向了夏寒:“正所谓:‘国有国法、门有门规。’你不知罪,又目无尊长,这三十杖刑便是给你的惩罚。”

夏寒没有说话,感受着雪花落在后背上的伤口上那凉飕飕的感觉,他舒服地轻哼了一声,随后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

“次啦”一声,他将上半身的麻布衣扯成了一条一条的绷带。看着他的举动,余白和几位长老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这明显就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这未免太狂了!

夏寒将绷带一圈圈地缠绕在身上,等确定伤口被包好后,目光看向了余白:“院长大人,你们说我目无尊长,我认了!你们说我有罪,我!不!认!有本事,拿出证据!”

余白面无表情地说道:“事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拿出证据之后,我看你还如何狡辩!传证人!”

余白说罢,便从远处走来了三个人,夏寒回过头一看,一眼就看到了走在最前的潘虎,眼中顿时泛起了无边杀意。

昨日,潘虎虽被打成了重伤,但潘龙给他服下了绝好的丹药,如今伤势已经恢复了四五成,当他看到夏寒的眼神时,先是心中一颤,随后眼中便出现了一抹嘲弄之色。夏寒如今自身难保,想要杀他简直是尤如登天,这种威胁未免太过可笑了些。

走在潘虎身后的是忠字门的张强,而张强的身后则是夏寒最为熟悉的张小九。

三人很快就来到了高台前,向上方行过礼后,当看向夏寒时表情不一。

潘虎看着夏寒狼狈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得。张强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而张小九在看到夏寒身上的伤时,眼中闪过了一抹担忧和愧疚。

夏寒向张小九笑了笑,示意他并无大碍。然而让他惊讶的是,这时却从高台上走下来四个人,这四个人正是勇字门的四个副教习。

“他们……”当看到这些人时,李乐瞳孔一缩,随后便带着疑惑看向了余白的方向……

夏寒皱了皱眉,这些人出现得有些突然,他早已想到了各种结果,却偏偏没想到余白竟会找了这么多个证人。他们,到底想要证明什么呢?既然要审问自己想要杀潘虎的这件事,为什么张强和这四个副教习会出现在这里?

一股不妙的感觉突生,夏寒收起了眼中的疑惑,等待着下一刻的到来。

猜你喜欢

  1. 全能小说
  2. 医生小说
  3. 世家小说
  4. 妙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笑是我仅剩的保护色
    笑是我仅剩的保护色

    大尊者真的是超级好看,很羡慕这样的爱情,很甜。文笔一如既往的好,内容不拖沓,也不狗血,很新颖,值得一看。

  • 衍夏成歌
    衍夏成歌

    作者枫叶千秋的文笔细腻,贴近现实,引人入胜,是我喜欢的风格,盼新作。

  • 樱花识盈
    樱花识盈

    嘻嘻,大尊者的文笔很好,内容也很好,挺喜欢的。

  • 天空因你而明亮
    天空因你而明亮

    枫叶千秋把大尊者里的人物描写的非常饱满,外刚内柔,英雄气质与对顾的柔情似水都很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