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左手罪恶,右手救赎

更新时间:2019-09-26 10:12:02

左手罪恶,右手救赎

左手罪恶,右手救赎 小酒馆 著

已完结 秋麟余善良

东河县入室杀人案之后,余平安,余善良兄弟二人带着母亲逃到了白口县躲避风头,想要将十二年前的杀人案彻底从自己的生活中抹除,不再过问。十二年已过,当年的案子看似已经风平浪静,余善良成了帮助警察破案的民间英雄,余平安成了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可是当秋麟被调到白口县公安局之后,兄弟二人的风平浪静梦被彻底打碎...

赵岩走到余平安的身边,把着余平安的肩膀,近乎哀求的语气:“平安大哥,余大爷,您能不能告诉我您这是发的哪门子邪风,咱们班里有几个女的吧,也没见你带她们的时候反应这么大啊,人家一小姑娘也没招你,你总是板着脸对人家干嘛啊,我是真没有办法了,你是铁了心地不带她,而她是铁了心地要跟你这耗下去,你知道她叔叔是谁吗”?

余平安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正看见一个长在树干上的野蘑菇,拿起相机要拍一张,嫌赵岩在身边太碍事,皱着眉头一把将赵岩推到一边:“别碍我事”,拍下了一张照片之后,斜眼瞥了一眼跟在后面的秋明艳,正闷闷不乐地踢着路边的野草,继续不理赵岩的絮叨:“我管她叔叔是谁呢,我一个人行动惯了,不想身边有人成吗?我讨厌女人,我是gay成吗?随你怎么想都成,反正我就是不带,不光是不带她,从今以后我谁都不带”。

听到余平安在前说他自己是gay,在后面的秋明艳娇躯一震,打了一个冷颤,曾经在校园里听说过的这种神话造物一般的男人,居然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眉头紧皱,莫名感到一股恶心感从腹中油然而生......

伴随着对这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二三事的好奇,尤其是看到赵岩的手搭在余平安的肩膀上时,好奇感骤增,丰富的想象力下,感觉林子里的空气都充满了一种别样爱情的味道,瞪眼撇嘴下,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搂抱’着走进林深处,犹豫着要不要跟进去......

若真是这样,那余平安对她爱搭不理的态度似乎也是可以理解了。

正要联想到即将进入林中会看到的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时,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

秋麟发来了一条短信:玩得还好?

秋明艳回了两个字:很好!

赵岩一番苦口婆心地絮叨,总算是让余平安松了口,余平安答应,就带秋明艳这一次,等这趟拍摄任务完成之后,立刻换人。

赵岩如释重负,手上拍了一个脆响,招呼秋明艳:“明艳同学跟上,有什么技术上的问题尽管请教余老师就行”。

赵岩转身朝营地走去,叮嘱了余平安一句:早点回来。

在寻到了一棵沉香树之后,余平安趁着早上的日头刚刚越过山头,光线温暖而柔和,赶紧抓拍了几张这种光线下的沉香树。

秋明艳一言不发,学着余平安的样子也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余平安看了几眼秋明艳的拍照姿势,顺光与逆光抓拍的角度完全不对,秉着答应赵岩就此一次,余平安走到秋明艳身边,一言不发,拿过秋明艳手里的相机对着沉香树看了几眼,调节了几下光圈,找了一个光线较好的位置,交给秋明艳,言语毫无感**彩:“慢快门拍摄试试,手不要抖,摄影是耐心活儿,心急做不来”。

余平安的态度突然这样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秋明艳有点喜出望外,慎言慎行,照着余平安的话拍了两张,本想给余平安看看是否还满意,余平安已经继续朝前走了。

余平安的脚力很强,在山里走上个把小时都不会觉得累,秋明艳走过半个小时就已经跌跌绊绊地在后面跟不上了。

外面的冷酷与不近人情都是余平安装出来的,本想叫秋明艳知难而退,离他远些,可现在的秋明艳在他眼里竟有些楚楚可怜,一个从小失去了父母的女孩子......

余平安开始于心不忍,找了一块土丘坐上去等等秋明艳。

秋明艳跟上来坐在余平安的旁边,知道余平安对她的排斥感,特意坐得离他远了些,揉敲着小腿,小声问:“余老师,咱们去的地方还有多远啊”?

余平安目视前方:“不知道”。

“哦......”。

又是短短几分钟的沉默,余平安突然鼓足了勇气看向秋明艳:“那个,我告诉你一声,这趟回去之后,你就不要跟着我了,没别的意思,就是一个人跑惯了,不习惯身后拖着一条尾巴”。

容不得秋明艳不答应,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余平安起身又要前行。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何况是一个女人,更何况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女人。

积压在心底的不满与怨气一时间尽数爆发出来,余平安可以对她不热情,没理由这世上的两个陌生人,初见面就要相互热情,尤其是余平安这样的耿直gayboy。

但是不能将她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人无视,甚至当做是一种累赘,拖油瓶,这是什么?说好听的叫侮辱,说不好听的叫犯贱,自取其辱,完全没有招惹过余平安,却要遭到这样的对待,这不公平!

不!公!平!

愤怒的小火山终于爆发了一声嘶吼:“余平安,你站住”。

“余平安,余老师,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我们之间应该是初次认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可以说出来啊,我改,我是崇拜你的摄影水平,我也希望能跟你学到许多真正有用的东西,可我对你的尊重与忍耐不是你可以肆意侮辱我的资本。

你是gay,不喜欢女人,我理解,我和你保持你想要的距离,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现在我要说,要么你告诉你,为什么这样针对我,要么,向我道歉”。秋明艳义正言辞道。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知识分子,就该有这种不屈不挠,有理必争的态度。

余平安却不想解释,因为对她的排斥是没有原因的,有原因的是对她的不想面对。

“神经病”。

余平安头也不回地留下这样三个字就要继续离开。

“你说什么”?秋明艳不依不饶。

余平安转身怒目圆睁,指着秋明艳,用从来没有对女人使用过的最恶毒的口气骂道:“我说你是神经病啊,神经病,满意了吗,这就是答案”。

哭了,许久不曾流泪过的秋明艳哭了......

紧紧握着手上的小拳头,她很想冲下去打这个蛮横无理的男人一顿,可那可能只会招来更多的侮辱。

“余平安,你不配为人师,不对,你不配为人”。

留下一句骂声,将手里的相机狠狠地朝余平安摔过来,哭着转身,朝着营地的方向跑去。

余平安怔怔地留在原地,地上是没有砸中他,却摔掉了零件的相机,心跳急速,喘息声厚重,比攀爬了一座高山后的状况还要严重些,可这不是因为累,而是害怕。

‘你不配为人’。

说出了余平安隐藏在心底里的魔鬼,人,这个字,貌似真的不配加在他的头顶。

秋明艳的哭声与脚步声已经渐行渐远,余平安蹲在地上捡起了已经摔损的相机,裂了的屏幕上翻看着在他看来,有些拙劣的照片,往后翻,还有几张她的**照,**照里的秋明艳,笑得很灿烂,很阳光,笑容是可以传染的,看着秋明艳的笑容,余平安也笑了,他庆幸,庆幸当年的秋明艳还很小,没有因为那件事毁了她的余生。

“对不起”。

余平安对着秋明艳的照片说出了这三个字。

摄影是一种心情,心情如作品,心情烂透了,作品也不会有什么亮点,这一趟,余平安不会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看看就在百米之外的目的地,与身后数百米之外的营地,余平安选择了回程。

选择回去听赵岩那足以在耳朵里磨出老茧的教训。

深山里没有路,只能循着来时的踪迹与做下的简单记号找回去,日头渐渐升到了头顶,余平安心情忐忑的回到了营地,尚不知该如何面对秋明艳。

营地里传来赵岩洋洋洒洒的哼唱小曲,似乎心情不错?这可不像是他准备语言性攻击的前奏。

余平安出现在营地,环视了一圈,居然没有看见秋明艳,看见余平安一个人回来的赵岩,一副惊愕的表情:“你怎么回来了?秋明艳呢”?

猜你喜欢

  1. 兵皇小说
  2. 霸爱小说
  3. 女上司小说
  4. 小心肝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木槿花
    木槿花

    强推左手罪恶,右手救赎这本,带入感超棒!!!主角秋麟余善良的心态非常独特。

  • 玫瑰花的刺
    玫瑰花的刺

    左手罪恶,右手救赎挺好看的,幽默风趣,最爱笑笑。作者小酒馆加油

  • 第七度阳光
    第七度阳光

    希望女主能勇敢一点,希望男女主能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 梦境里的爱
    梦境里的爱

    小酒馆手笔,他的每一部小说,人物清晰!章节分化明确!主角符合内容情节!没有一点浮夸风!重点小酒馆文采我个人认为前三必有!相当不错!构思点衬非常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