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武侠仙侠 > 我的神兽会卖萌

更新时间:2019-09-29 20:07:19

我的神兽会卖萌

我的神兽会卖萌 平白无故 著

已完结 穆阳小雪

我去!这是个什么东西?你要记住你是一匹狼,不是狗,更不是二哈,这天天抱大腿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口水能不能别乱吐!!尤其是不要往脸上吐,我们要做个文明人!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

第一章血光之灾

残冬腊月,滴水成冰。

在七彩大陆上三大帝国之一的星云帝国的最北端,有一处偏僻的小山村,这里常年干旱,并且极冷无比,一般人都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但是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出生在这里,生长在这里,他们把这里当成了家,并给这里取了一个美好的名字,安泰村。

此时的安泰村,正如它的名字一般,安谧、康泰。

已经三十年没有下过雪的安泰村此时正迎来他们盼望已久的一场大雪,但可惜大家此刻都正处于甜美的睡梦当中,无人欣赏这场大雪的美丽。

就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冷夜晚,一个身着单薄,冻得瑟瑟发抖的瘦小黑影悄悄的来到了一处高墙之下,手里还拎着一个木桶,看起来很沉的感觉。

这个黑影拎着木桶绕着高墙转了一圈,然后趴下身子,将高墙底下一处的稻草给迅速的扒开,只见这稻草之下竟然有一个半米多高的洞,这个瘦小的黑影便快速从这个洞中钻了进去。

这高墙里面,处处是房间,看起来应该是一大户人家,而这个黑影好像对这里的环境很是熟悉一般,七拐八拐的就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快速开门闪身进去,将房中的板凳拉到门口处,自己则踩上板凳,将那沉重的木桶毫不费力的放置在了房门之上,然后自己则跳窗逃跑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一碧如洗,一场久违的大雪,将整个村子都染成了白色,只有村子边上,一株鲜艳的红梅孤独的绽放着,原本热闹的街道如今也变得一片寂静,就连村头那只生人勿近的大黄狗都停止了吠叫,家家户户的房檐之上都挂满了晶莹剔透的冰棱,早晨的阳光照射在冰棱之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给这个寒冷的冬天添加了一丝的暖意。

就在这个静谧如画的村庄上面,一声高昂的叫嚷声,打破了这宁静的画面。

“穆阳!你站住!你这个神棍给我站住!有种你别跑!!”

在村庄里那并不宽阔的街道上面,一个膀大腰圆,身披黑色裘衣,裹得像一个球一般的粗犷大汉,手拿一把锋利大刀在雪地里追赶着,那颗锃光瓦亮的脑袋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格外耀眼,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喊着,脸上的愤怒之情不言而喻。

而在这人的正前方,一个身材瘦小,满脸没有一丝血气,嘴唇冻得黑紫,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有着和那稚嫩外表不一样的老成的小男孩,正奋力地在这即脚深的雪地里奔跑,寒冬腊月,他只穿了一身单薄的和雪一样纯白的但此时已经跑得有些凌乱的道袍,从后背乍一看,还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

要说他哪里最特别,那就数他嘴唇下方稍偏左的那颗黑痣了,这个可是穆阳最引以为傲的地方,他说自古在这个地方长痣的都是伟人,不过这个自诩是“伟人”的穆阳,现在正在被人追的抱头鼠窜。

“不跑才没种呢!再说,我又没说错,你至于这样吗?”

后面那个手持长刀的大汉一听这个话,气的满脸通红,就连那光溜溜的脑袋都有点被气的发红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是血光之灾吗?你给我站住,看我抓住不打死你!”

穆阳利用自己对这周边地形的熟悉,在街道里来回地穿梭,他扭头回怼道;“怎么不是血光之灾?你是没见血啊,还是头发没剃光?做人要凭良心说话!”

“好啊!我就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除了你这个神棍就没有会做这么缺德的事情了!”

“这一切都是天意,天命不可违!”

“天意?到现在你还给我扯什么天意?我要是再相信你的话我就不姓李!”

“啊!”

嘭!

忽听得身后一声尖叫,穆阳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那个追赶他的大汉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跤,此时正脸朝下趴在雪地里已经昏迷不醒,额头上慢慢的渗出了几滴鲜红的血液,但即便如此,他手里的那把长刀依旧不肯放下。

穆阳看到他头旁边那块被雪覆盖住的拳头大小般的石头,就已经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不由的摇了摇头,“我说你会有血光之灾吧?你还不信?你看,这可是真的见血了吧?”

穆阳走上前去,将地上这个比他高出两个多头的魁梧大汉一把背到自己的背上,别看他长得小,力气可一点都不比一个成年人差,他背着这个大汉一步步的朝着街道另一头这个大汉的家中走去,太阳初升,这个用自己瘦弱身躯背起一个粗犷汉子的少年的影子,长长的拖在那洁白的雪地之上,身后留下了一串幽深的脚印。

村头破庙

“老不死的,我回来了!”

穆阳将那大汉送回家之后,就回到了村东头的一间破旧不堪的土地庙里面,一踏进这间土地庙的大门,他浑身就放松了下来,好像回到自己家一般的亲切,准确的来说,这里就是他的家。

穆阳,一个十一岁的少年,再过三个月他就十二岁了,十二岁,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这是他们的长大的标志,也是他们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但对于穆阳这个不知父母是谁的孤儿来说,十二岁,仅仅意味着他们被父母抛弃了十二年。

不过这对于早熟的穆阳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事情了,正相反,他还有些感谢的他的父母,要不是他的父母抛弃了他,他又怎么能忍受的了常人不能忍的痛苦,又怎么能学会同龄人所不会的东西呢?

这个土地庙就是当初他父母遗弃他的地方,是当时的这个庙里的住持救了他,并将他抚养长大,不过在他四岁的时候,住持也去世了,这间土地庙也就因此而荒废了下来。

于是他就守着这个破旧的土地庙,幻想着有一天他的父母会回来把他接走,结果这一等就是七年,时至今日,他对父母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但是渐渐的,随着这些年的守候,他却已然把这个土地庙当成了自己的家,一个人守护着这并不属于自己的家。

哦,不!

不是一个人,确切的说还有一个!

穆阳的声音刚落,就只见从那已经不知道落了多少灰的土地爷神像后面,一个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满身酒气,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的老头子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别误会,这个糟老头可不是穆阳的爷爷,也不是他那狠心抛弃他的父亲,这老头可以说和穆阳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只是在穆阳六岁时的一天,他在街上走着,这个老头突然倒在了他的面前,还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他一时心善就将这个老头给驮了回来,结果这个老头就此赖上他了,说什么都不走了,看他那副可怜的模样,穆阳实在不忍心,就把他收留了下来,从此他们二人就相依为命,因为老头子的脑子有点不够用,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再加上他经常为老不尊,所以穆阳就“亲切”的称呼他为“老不死”。

老不死看见穆阳的回归,兴奋的吹了一声口哨,“呦!你还能活着回来啊?不容易,不容易!我都准备去给你收尸了呢!”

穆阳斜眼瞪了这个老头一眼,整理着他身上的这身并不是很合身的道袍,这可是他的命根子,养家糊口就全靠这身道袍了,他叹了口气对老不死说道:“唉,谁叫我打过不他呢?你以为真正的血光之灾是那么好遇的?不过,真的遇不见,假的还是可以的,我只好用狗血和胶水混在一起,然后淋到他的头上了。

这样,他不是就既见了血,还得把头发给剃光吗?血、光,这不就都有了?谁知道他竟然还不领情?”

“废话,这样的血光之灾,他要能领情就怪了!”老不死的扶着土地神的祭台醉醺醺的说道。

穆阳没好气的怒怼道:“这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给我出的馊主意,我能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老不死的举起酒瓶喝了口酒然后摇了摇头,“非也非也,我可没让你去干那么缺德冒烟的事情,我只是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而已,最终的主意还是你自己想的。”

“哦?是吗?”穆阳手上的动作骤然停下,眼睛一眯,嘴角上挑,笑眯眯的看着老不死。

老不死被穆阳这笑里藏刀的眼神给吓得连忙后退几步,双臂下意识的紧紧抱住手里的酒瓶,“你……你想干什么?别……别过来……”

穆阳微微一笑,从嘴唇里平静的说道:“从今天起,一个月不准喝酒。”

老不死一听这话,立马什么都顾不上了,上前一把就抱住穆阳的大腿,放声干嚎道:“阳阳,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主意,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是我,全是我!”

穆阳依旧面带微笑,丝毫没有因为老不死的举动而有一丝的动容,这个当,他可不会再上了,他低头看着这个动不动就抱自己大腿,没有一点老人样的老不死,缓缓说道:“你现在知道错了?”

老不死的连忙点头,“对,对!我知道错了,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不能没有酒啊!”

“不能没有酒?”穆阳弯下腰慢慢将那抱着自己大腿的双手给掰开,脸上的笑容更甚,这笑容,看的老不死心里有些发毛。

“早干嘛去了!现在才知道错?晚了!”

“哈哈哈哈!”

穆阳大声笑着,然后向这土地神像的后面走去,独留老不死的瘫坐在地上,懊悔自己的多嘴。

猜你喜欢

  1. 逗比小说
  2. 小萌妃小说
  3. 校园修真小说
  4. 龙卫小说
  • 逗比小说大全
    逗比小说大全

    卓恒文学网逗比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逗比小说大全,打造逗比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逗比小说免费阅读。看逗比小说,就上卓恒文学网。

  • 逗比遇上腹黑总裁
    逗比遇上腹黑总裁

    作者:蚊不叮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襟上花
    襟上花

    可以说平白无故的书真的是传说中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 當黑夜再次亮起來
    當黑夜再次亮起來

    我的神兽会卖萌是一部很棒的书,内容很精彩,文笔也非常好,心疼玉儿

  • 烟花柳巷红尘客
    烟花柳巷红尘客

    我的神兽会卖萌很好看,看着就放不下了,情节起伏,人物鲜明

  • 樱花散落美丽如飞蛾扑火
    樱花散落美丽如飞蛾扑火

    讲真,我看小说从小学看到大学,我的神兽会卖萌这本书是我看过的不错的几本之一了,文风比较幽默,而且和现在很多武侠仙侠文不一样,主角性格好,敢爱敢恨,知进退,不矫情不做作,对三观矫正也很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