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胜决主角傅华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zoheonzoheon 2018-07-11 19:50:12 207

 胜决主角傅华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现代都市

《胜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胜决 或者书号:745 即可阅读全文

《胜决》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傅华的小说是《胜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在烧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寒暄完毕,傅华说:“师兄,座位都订好了,我们进去吧。”贾昊说:“好的。”五人就走进了老舍茶馆,茶馆的门面很简朴,门厅没有豪华雅座,只在玄关挂一张节目单。沿古旧的木楼梯扶栏而上,楼道上挂满了字画和照片,...

《胜决》 18、大明星 免费试读

寒暄完毕,傅华说:“师兄,座位都订好了,我们进去吧。”

贾昊说:“好的。”

五人就走进了老舍茶馆,茶馆的门面很简朴,门厅没有豪华雅座,只在玄关挂一张节目单。沿古旧的木楼梯扶栏而上,楼道上挂满了字画和照片,橱窗里摆着各式工艺茶具,精巧雅致。傅华要领着贾昊等人往里走,就没有时间驻足细看。

上得三楼,眼前便是数十张整齐排列的八仙桌,一色的仿红木高背椅;顶棚挂着四行十六盏八角宫灯,很像是一个办喜宴的宴会大厅;八仙桌之外的两厢,一边是出售纪念品的柜台,一边摆设着瓷器、古玩;大厅的廊柱都装饰着雕花窗格,显得古韵十足,颇有传统的意味。

大厅正面有一个不大的舞台,蓝天白云做天幕,衬托着圆门篱墙,简洁明快。台眉镶镂空花格,两边挂一对木刻楹联,上写“振兴古国茶文化,扶植民族艺术花”,金字黑底,格外醒目。

三人到了第一排的第三座坐下,便有堂倌过来,在桌上满满的摆上了豌豆黄、驴打滚、艾窝窝、糖果卷、萨其马等北京著名的小吃。每人面前端上了一碗盖碗茶,堂倌报茶名为“大佛龙井”,产自浙江新昌,是近年来声誉鹊起的名茶。

傅华掀开了盖碗,见茶汤杏绿鲜亮,喝了一口,滋味清醇甘爽,果然是龙井茶中的上品,比起西湖龙井丝毫不差。

演出开始,魁梧的男主持从圆门登台,他像老北京茶馆的跑堂一样,摇着京步,把茶巾往肩上一甩,先来一段开场白,京腔京韵,诙谐幽默,顿时引得满场喝彩。

见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台上,小文这时才将黑超墨镜摘了下来,傅华甩眼一看,不由愣了一下,这副面孔太熟悉了,这个小文竟然是国内有名的电影明星文巧,她近年参演的几部电影都风靡大江南北,很受观众喜欢。难怪她会带着黑超墨镜露面,不然的话整个茶馆中的人就不会看台上,目光只会聚集在她的身上了。

没想到这贾昊居然跟文巧是朋友,而且两人的神态似乎还很亲密,应该不止朋友那么简单。

锣鼓响起,《四郎探母》第一场《坐宫》正式开始,杨延辉和铁镜公主相继登场。傅华看贾昊全神贯注跟随着台上的人物唱的节奏手指点击着桌子,便知道他是真的喜欢京剧。

《坐宫》是讲杨四郎延辉在宋、辽金沙滩一哉中,被辽掳去,改名木易,与铁镜公主结婚。十五年后,四郎听说六郎挂帅,老母佘太君也押粮草随营同来,不觉动了思亲之情。但战情紧张,无计过关见母,愁闷非常。公主问明隐情,盗取令箭,四郎趁夜混过关去,此剧是生、旦唱腔成就较高的传统戏之一。

傅华的母亲喜欢京剧,晚年更是因为疾病,京剧成了她唯一的娱乐,耳濡目染之下,傅华多多少少也懂一点京剧。他虽然不知道台上表演的演员有什么来头,却听得出表演杨延辉演员的唱腔流派,这是一种典型的杨派老生,讲究把声音往前打,不象其他流派声音靠后,很多高腔声音虽然是上去了,但是不打远。余派老生以前戏迷们给起了个外号叫做“余六排”,意思是当时没有话筒的条件下,只有前六排的观众能听清楚。而杨派老生则不同,他们的中、低音是强项,而且浩大,最后一排的观众都能听的很清楚。正所谓“气沉于底,声灌于顶”。

台上杨延辉西皮快板唱到,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过于歉言。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也难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铁镜公主(西皮快板)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最好听的部分到了,台上大锣连打“串锤”,起西皮快板。杨四郎撩袍挑袖,站立于宫门,心神激荡地唱道:公主去盗金鈚箭,好到宋营拜慈颜。扭转头来叫小番!

“小”字一出,声腔急速上翻,其“番”字如离弦之箭,直射清空,在高八度音区上迸发出又亮、又长、又足的激越之声来,充分抒发出了四郎延辉回营探母刻不容缓的情感。

贾昊忍不住一拍桌子大声叫道:“好!”此时全场的气氛被烘热起来,满堂喝彩,掌声不绝。

傅华知道这个叫小番就是京剧中有名的“嘎调”了,很多老听家听坐宫这一段,就专听这一口,这也是是评价一个演员水准高低的重要标志之一。

小番叫完,坐宫一折基本结束,下面的节目就是一些京韵大鼓魔术之类的,贾昊便显得意兴阑珊,看了看傅华和丁江父子,说:“我们去四合茶院坐坐吧。”

这个表演大厅太过于喧闹,并不适合谈话,丁江巴不得离开,连忙说好。

五人去了四合茶院,这里跟表演大厅又是一种另外局面,古琴声声,显得十分幽静,选了一个包间坐下,贾昊说:“不好意思,这京剧是我个人的一点癖好,没让几位闷着了吧?”

丁江笑着说:“怎么会,多好听啊。”

贾昊又看了看傅华,笑着问:“小师弟这个年纪应该不喜欢这个调调吧?”

傅华笑了:“这是我们的国粹,多好啊。今天这个杨延辉很不错,唱出了杨派老生特有的苍劲和雄浑,不过似乎功力稍显不足。”

贾昊眼睛亮了:“小师弟也懂京剧?”

傅华说:“不敢说懂,稍知一二。”

贾昊说:“我听过这个刘越唱过几次了,每次总感觉他唱腔有什么问题,可又总说不出来。小师弟知道问题的所在吗?”

傅华笑笑:“我就是随口一说,师兄别当真。”

贾昊说:“不然,我也总感觉这个刘越有不足之处,小师弟还是说说看。”

傅华说:“那我就班门弄斧了,这个刘越唱的劲道是够了,可有点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的劲头,底下没有气托着,很多音太努,技巧方面稍显不足。”

贾昊叫了一声:“对呀,杨派老生发声深沉浑厚,行腔与吐字力求稳重苍劲,不浮不飘,如写字之笔笔送到。唱腔简洁大方,虽少大幅度的起伏跌宕,却于细微处体现丰富的旋律,细腻而不琐碎。细品起来,这个刘越唱的真像师弟说的,很多地方是硬顶上去的,缺乏细腻。”

傅华笑笑说:“好了,师兄,我们不要再谈京剧了,这样下去会冷落了文小姐的。”

文巧见提到了自己,笑了笑说:“没事,你们谈得挺有意思的。”

傅华笑着说:“师兄你不应该啊,文小姐这样的的大明星你也不好好介绍一下,让我们几乎对面不识,怠慢了文小姐。”

文巧呵呵笑了:“傅先生客气啦,我不过是参演了几部电影而已,也是平常人。昊哥跟我很谈得来,彼此拿对方当做好朋友,因此也不需要着重介绍。”

丁益笑笑说:“文小姐岂止是参演过几部电影,你的那部《天幕》演得相当不错,很感人。”

文巧笑笑:“丁先生看过《天幕》?”

丁益说:“《天幕》轰动一时,我当然看过。”

傅华在一旁却听出了文巧语气中的意味,他称呼自己和丁益都是先生,称呼贾昊却是昊哥,彼此之间的亲密溢于言表,看来绝非谈得来那么简单。

丁江在一旁也看出来了贾昊和文巧之间的关系不简单,他是老江湖,脑筋马上就转到了文巧身上,便笑着问道:“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不知道文小姐下个月有没有档期?”

文巧看了丁江一眼,问道:“丁董问这个干什么?”

丁江笑笑说:“是这样,下个月我们公司有一个大楼盘要开盘,公司有意做一次盛大的宣传活动,想邀请一位像文小姐这样的大明星出席。今天正好幸运的碰到了文小姐,因此冒昧的问一下。”

文巧心知自己虽然也算是影视圈不小的一个腕儿,但今天这个局面丁江真正的目的是在贾昊身上,没有贾昊她就是再大的大腕,丁江也不一定会搭理她,就看了贾昊一眼,问道:“昊哥,这合适吗?”

贾昊似乎很满意文巧征求自己意见的举动,他温柔地笑了笑,说:“怎么不合适,这是人家丁董的正常商业活动,如果有档期,小文你就去一趟吧。”

文巧见贾昊答应了,便笑着对丁江说:“那我就谢谢丁董了,档期的问题我给你个电话,回头您跟我的经纪人谈一下吧。”

丁江就让丁益记下了电话号码,他很高兴贾昊同意文巧去参加天和公司的开盘活动,这说明贾昊对自己有好感,这才让他的红粉知己参与天和的商业活动。

一条良好的沟通渠道就此建立了。

傅华在一旁心里暗自称赞丁江这只老狐狸手腕的高超,什么有意做一场盛大的宣传活动,天和房地产公司算是海川市的名牌企业,声誉卓著,他们的房产向来是海川市的抢手货,不用宣传也很快就会卖光,又怎么会需要做什么宣传活动,要通过文巧讨好贾昊才是真的。贾昊也是,丁江这么明显的贿赂都不拒绝,看来也不是一个洁身自好之辈,张凡对他的看法倒也不无道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