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一宠成瘾:萌妻好甜》小说免费试读 《一宠成瘾:萌妻好甜》最新章节目录

zoheonzoheon 2018-07-11 19:52:35 23

《一宠成瘾:萌妻好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黑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宠成瘾:萌妻好甜 或者书号:14120 即可阅读全文

《一宠成瘾:萌妻好甜》小说简介

《一宠成瘾:萌妻好甜》是网络作家所编写的总裁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安瑜喻慕林,书中主要讲述了:警察局里冷气给的很足。顾安瑜此时却是汗流浃背,那道让她腿软的声音就在头顶上,可是当对方嘴里吐出自己的名字之后,顾安瑜心里却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对方说的那些话,让她本就乱成一团线的脑子现在直接...

《一宠成瘾:萌妻好甜》 第二章 免费试读

警察局里冷气给的很足。

顾安瑜此时却是汗流浃背,那道让她腿软的声音就在头顶上,可是当对方嘴里吐出自己的名字之后,顾安瑜心里却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尤其是对方说的那些话,让她本就乱成一团线的脑子现在直接变成了一锅粥。

忽视掉那道冰冷的目光,顾安瑜咬了咬牙,扶着办公桌站了起来。

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堪堪到男人肩膀,顾安瑜只好仰起头来,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墨黑的眸,那双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慑人的寒光,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瞬间将顾安瑜吸了进去。

顾安瑜听到了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一下一下,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面前的这个人虽然像个冰坨,可他却是顾安瑜最喜欢的类型。

就在顾安瑜天马行空想象霸道总裁和小娇妻的时候,两只横空出现的小手死死的抱住了她的大腿。

顾安瑜终于回过神来,一低头就见小萌娃抱着自己的大腿,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顾安瑜看他的时候,立刻软萌软萌的笑了起来,大声的喊:“妈妈。”

什么鬼?

妈妈是什么鬼?她一个二十岁的花季少女怎么可能生出来这么大的孩子?还是说她长的特别显老?

顾安瑜瞪大了眼睛看着小萌娃,想把自己的腿从对方的怀里抽出来,结果她往后抽一点小萌娃就抱着往前移一点,顾安瑜挣扎了一会儿,无果,只得露齿一笑磨着牙说:“小朋友,乱认妈妈可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哦,我还小,叫我姐姐。”

小萌娃瞪大了一双眼睛看她,圆溜溜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水雾。

眼看小萌娃要哭,顾安瑜手忙脚乱的想去安慰,结果小萌娃松开她的腿,转而抱住了男人的大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爸爸,妈妈不认我,呜呜呜呜,我好可怜,妈妈抛弃我们父子俩要和别的男人私奔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警察局里的人就像是看戏一样。

顾安瑜见小萌娃哭的撕心裂肺偷偷瞄了人家爸爸一眼,结果正好对上了萌娃爸爸看过来的视线,那道目光冷的让顾安瑜迅速的收回目光打了个寒颤。

“小朋友,话不能乱说,妈不能乱认啊,我真不是你妈,也没有要和别的男人私奔埃”

小萌娃哭的伤心极了,顾安瑜心里很是愧疚,但她真的不是小萌娃的妈妈啊,她只好把求助的目光在一次看向了萌娃爸爸。

“大叔,你还是劝劝你家孩子吧,好好的和他解释一下,我真不是他妈妈,虽然可能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稍稍成熟了那么一点点,但我真的还是个花季少女埃”

“喻牧深。”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安瑜,见对方惊讶的样子,他薄唇微勾:“我是你法律上的合法丈夫。”

……MDZZ!

顾安瑜涨红了一张脸,两颊鼓鼓的像个青蛙似的,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喻牧深,低声吼道:“咋地,现在骗子骗婚都骗到警察局来了!”

被当成骗子骗婚的喻牧深一张俊美的脸顿时黑成了锅底,浑身散发着冷气,还没等他开口,顾安瑜抢先和警察说:“警察叔叔,这个人是个骗子,你们一定要把他抓起来,他的行为极为恶劣,这是在教坏祖国未成年的花朵!”

“喻先生,顾小姐,现在不是你们争论这些的时候,这是一个严肃的时刻,请二位认真对待!”警察同志见不少人往这边看来,迅速收起了看戏的心态,严肃的敲了敲桌子。

只不过,在喻牧深的视线向他看过去的时候,警察同志缩了缩脖子,心中叫苦不迭,这么个难缠的人物怎么就让他来审讯了,他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好么。

“我的律师会过来处理。”

喻牧深面无表情的说完,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

立刻有警察给他倒了杯水,态度很是尊敬的模样。

顾安瑜重新坐了下来。

警察同志问:“顾小姐,五月二十七号那天晚上你去风河那边做什么?”

顾安瑜垂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想了半天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她咬了咬唇,抬头看了警察一眼,纠结的说:“警察叔叔,要是……要是我和你说我失忆了,你相信吗?”

“顾安瑜!”警察通知一拍桌子,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说:“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家住在那里,现在却说自己失忆,是不是为了掩盖你杀人的事实啊!”

顾安瑜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警察叔叔,这个我可以解释的,我的确记得之前的事情,可是却忘了许多事情,一个月之前我出了点事故,所以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医院查我的病例,我真的没有说谎,我以共青团员的身份发誓!”

警察同志的脸色有些难看,顾安瑜缩了缩脖子:“警察叔叔,我平时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是不可能杀人的,你们一定要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啊,我在学校里可是三好学生呢。”

警察同志想拍死顾安瑜的心都有了。

这个嫌疑人有点难缠。

“好,我就去医院查病例,要是你说谎,那你就是杀人凶手。”

警察同志说完就离开了,审讯室里只剩下了两个大人一个孩子。

顾安瑜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眼角的余光却是不停的瞄着喻牧深,长这么好看,怎么就是个骗子呢,还想骗她这个已婚妇女,啊呸,是已婚少女,亏得她机灵才没有上当。

“顾安瑜。”

喻牧深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女孩子,一双墨黑的眸微微眯了起来,浑身都透着一股子危险:“你想和我离婚?”

“大叔,看你长的和个明星似的,穿的衣服也都不便宜,怎么就干这种骗人的事儿呢?”

顾安瑜见喻牧深面色一冷,吓得她咽了口唾沫,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怂,她鼓足了勇气继续说:“我看在你儿子的面子上给你留着几分脸,但如果你要是不要脸,大不了我就在警察局里和你豁上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