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通灵交易田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zoheonzoheon 2018-07-12 18:28:11 58

 通灵交易田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

《通灵交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通灵交易 或者书号:754 即可阅读全文

《通灵交易》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田力的小说是《通灵交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鬼店主田七 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老杨他爸马上给农村亲戚打电话说了这事,我原以为农村那边会反对,没想到爽快地答应了,原来他们也对这事耿耿于怀,总觉得老婆婆死后魂魄收不全,会在村子里闹腾活人。吃午饭的时候,老杨特地让保姆做了十六个菜,据...

《通灵交易》 第17章:墓地公鸡 免费试读

老杨他爸马上给农村亲戚打电话说了这事,我原以为农村那边会反对,没想到爽快地答应了,原来他们也对这事耿耿于怀,总觉得老婆婆死后魂魄收不全,会在村子里闹腾活人。

吃午饭的时候,老杨特地让保姆做了十六个菜,据说都是她最拿手的,我吃得很香,高雄和阿赞都坤却没什么胃口,幸好营口海鲜丰富,两人只吃那几道海鲜的菜。也难怪,桌上大部分是北方菜,高雄是广东人,阿赞都坤是泰国人,压根吃不惯。老杨一看这情况,立即让保姆再去买菜,问两人吃什么。高雄把手一摆:“算了,南北差异,照顾不到的,我们吃海鲜就行。”

席间,老杨和他爸一直在争嘴,老杨说:“都怪你,合棺那晚我就说不让她参加,你偏说不行。”

“怎么能怪我呢?”老杨父亲说,“人都到村子里了,不参加合棺怎么说得过去?多少亲戚在那里盯着,除非你当初就没让她跟到农村。”

老杨更生气:“在家的时候我就说别让她跟去,是谁死活不同意来着?”我连忙劝解,说已经到了这步,互相埋怨没有意义。饭后,大家立刻动身,老杨开车载着我、高雄、阿赞都坤和抱着大宝的老杨妻子,五座的车已经满员。老杨让他父母留在家里,可老两口说什么也要去,老杨只好给表弟打电话,让他开车跟着,这样我们也能坐得宽松点儿。

从营口市区来到鲅鱼圈农村用两个小时,我从来没去过营口,只知道消费水平比沈阳高,在我印象里,营口是个旅游城市,应该也比沈阳繁华。可没想到也有这么穷的农村。老杨说:“这村子是我们杨家的老家,离海边不远,但却一直挺穷的。前几年我就跟村支书建议让村民包海养海参,可他不听,唉。”

我心想,俗话讲越穷越迷信,要不是穷村,估计也没那么多类似“合棺”的习俗,连孕妇都不放过。

到了村子里,我们这些人都在老杨本家的叔叔家里住下,他叔家的儿子儿媳和女儿都在外地打工,家里闲着好几间房。听说村里有从泰国远道来的法师,几乎半个村的人都来围观,院子人都满了,村支书也来看热闹。那老婆婆家的两个儿子和儿媳被老杨父亲请来坐,婆婆大儿子问:“请的是泰国神汉?我说大侄子,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吧,中国那么多能耐人你都请遍了?这泰国的神汉能治中国的邪病吗?”

“这可不是泰国神汉,人家叫阿赞都坤,是吧?”老杨父亲说。婆婆大儿子还要说什么,无意中看到阿赞都坤的眼神,那话居然没说出来,给吓回去了。高雄打听好老婆婆坟地的位置,是在村北山上的坡地,村里死人基本都葬在那里。

高雄说:“午夜十二点开始施法,到时候现场只能有那老婆婆生前最亲的亲人,丈夫或者儿子、女儿都行,别人不能跟着。”

老婆婆的大儿媳撇着嘴:“让老二去呗,我婆婆生前就疼他。”二儿媳立刻不干了,说为什么不是长子去,两妯娌明显不和,差点儿吵起来。最后还是村支书拍板,让二儿子跟着,很明显,这婆婆生前偏心老二已经是村里的共识。

半夜,老杨按阿赞都坤的要求,拎着一只黑色公鸡,众人在二儿子的带领下来到村北后山坡,借着月光看到坡上密密麻麻都是墓碑。现在是八月份,正最热的时候,可夜风一吹,我觉得从骨头缝里往外冷。高雄斜眼看着我:“你得疟疾了吗?”

“不知道啊,这冷得厉害,还打哆嗦。按理说农历七月的晚上不该这么冷啊?”我回答。

高雄眼睛里带着讥笑:“那不是冷,是阴气。”我这才明白。

老杨妻子紧紧抱着儿子,生怕他感冒。老婆婆的墓在杨家祖坟的边角,站在坟前,大宝似乎很害怕,一个劲发出低声尖叫,还往妈妈怀里钻。“上次也这样。”老杨妻子苦笑着。

等到了午夜十二点,高雄让老杨取出刀子杀鸡,把血洒在墓碑上。婆婆二儿子低声说:“弄脏了不好洗吧?这块碑花了两千多呢。”老杨生气地说到时候给你换个汉白玉的,婆婆二儿子这才不再吱声。我掏出手机,悄悄在旁边录像,准备以后留存,对客户来说,这是最有力的证明,比照片好使多了。

阿赞都坤将大宝抱在怀里,左手按着孩子头顶,右手五指张开,拨开坟包上的杂草按着泥土,开始念诵经咒。老杨拎着鸡,鸡脖处的血哗哗流在墓碑上,说来也怪,阿赞都坤怀里的大宝一动也不动,眼睛发呆地看着坟包。几分钟后,高雄让老杨把那只已经断了气的公鸡扔在碑前,再让婆婆二儿子跪下。

当阿赞都坤念诵的声音越来越高时,忽然公鸡再次跳起来,而大宝发出尖锐的叫声。我没想到才半岁的小婴儿,居然有这么大能量,能发出如此响亮的声,老杨妻子急得不行,生怕儿子把嗓子喊破,就想上去抱,被高雄一把拦下。他看着我,我明白这意思,连忙过去把她拽回来紧紧挽住。

那只公鸡就像又活过来似的,足足跳了两三分钟,阿赞都坤用手指蘸着墓碑上的鸡血,在大宝额头上画了个弯弯曲曲的什么符号,然后用手掌不停地拍他的脑袋,啪啪直响。老杨妻子哭着对我说:“你让他轻点儿行不……”老杨过来接替我的工作,低声安慰说没事,人家泰国法师手上有准。

高雄走到婆婆二儿子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二儿子点点头,大声说:“妈,你快走吧,不然永远投不了胎!”这时,阿赞都坤忽然用手指着坟包说了句什么,那公鸡就像断了线的木偶,一动也不动。再看大宝,倒在他怀里闭着眼睛,就像死了一样。

阿赞都坤站起来,把孩子交给老杨,弯腰摸了摸公鸡的头,再在坟包上拍击几下,转身对高雄点了点头。“可以了,大家回去。”高雄下令。老杨和妻子满脸疑惑,看着浑身发软的孩子又不敢问,只好打道回府。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