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青春小说《通灵交易》主角田力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zoheonzoheon 2018-07-12 18:28:48 32

《通灵交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通灵交易 或者书号:754 即可阅读全文

《通灵交易》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田力的小说叫《通灵交易》,本小说的作者是鬼店主田七 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东南亚很多佛教国家基本都用佛历,是如来佛去世的那年,比基督降生要早543年,所以公历加上543年就是佛历了。这块佛牌是佛历2547年造出来,也就是2004年,居然在高雄手里积压了两年,够久的。除了每块...

《通灵交易》 第10章:成交 免费试读

东南亚很多佛教国家基本都用佛历,是如来佛去世的那年,比基督降生要早543年,所以公历加上543年就是佛历了。这块佛牌是佛历2547年造出来,也就是2004年,居然在高雄手里积压了两年,够久的。除了每块佛牌的详细信息之外,我也把那些照片都加上注解,什么“这是泰国曼谷以西二十五公里的XXX寺庙的正门,很漂亮,也很雄伟”,“这是前殿,画面中的中年僧侣就是住持龙婆XX啦”,“年轻的僧侣,眼神清澈,一看就是心无杂念的修行者”,“这是龙婆X师傅在加持佛牌,”,“龙婆X师傅在给我画钱母”之类的话。

日志编辑完毕重新发布,我在QQ上给马同学留言。下午躺在床上,我心里没底。那些佛牌按高雄的主意,最低也标价一千块钱,最高的一千八,而成本最贵的那块佛牌,才合人民币两百块。咬钱虎手链和钱母就更不用说了,是老和尚免费赠送的,我标价两三百一个,这跟抢银行有什么区别?能有人买才怪。

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见我卖佛牌发了大财,汽车别墅漂亮老婆都有,正在笑的时候,忽然有个穿白衣的鬼飘过来,一把掐住我脖子,恶狠狠地说我得罪了鬼神,必须要付出代价之类的话。

我吓醒了,却发现是手机在响,还是那位马同学打来的。“田力啊,你卖的佛牌都是真的吗?可别连老同学都忽悠。”

“这话问的,你看那些照片像PS出来的吗?我人都到泰国寺庙了,那些僧侣亲手给我佛牌和钱母,这些过程照片都有,还不信?”我回答。马同学说可也是,他看过我重新发的日志了,准备买那块三层的崇迪佛牌,问能不能便宜点。我心里激动得不行,拿手机的手都在抖,强装镇定地告诉他,泰国的佛牌和圣物不能叫买,必须叫请,否则到手里也不灵。他连忙重说想请那块佛牌。

我说:“我发布的那些东西都不讲价,你知道我跑一趟泰国来回机票多少钱?真牌数量太少,而请牌的人又太多,所以这趟只带回十几块佛牌,每块光机票钱都要摊到两三百。我现在刚开始做佛牌生意,利润比较低,以后恐怕就得涨价了。”

说完这些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这么能编瞎话,居然张口就来,而且非常自然。马同学说也对,老同学信得过,就要那个了。晚上,我和他在中街的KFC碰面,我把那些佛牌都摊在桌上让他自己挑,最后马同学还是选了那块三层崇迪。可能因为心情好,他当面数出十张百元大钞给我,还请我吃了个汉堡套餐。

“对了,你录的那段视频,也是泰国法师在加持佛牌?他把手伸到火堆里烧,不疼啊?”马同学看来很想知道。我笑着说人家可是会法术的阿赞师傅,你没听到视频里他一直在念诵经咒吗,所以才不疼。

马同学眼睛里全都是羡慕的神色,说:“没想到啊田力,都说你没能耐,可现在你居然这么厉害!”

我故意淡淡地说:“人都有三起三落,谁也不可能永远没出息。”马同学连连称是。我把佛牌中附带的纸条让他看,教他怎么做入门。马同学边看边点头,说这是啥语言啊,一句也不懂,我说那是人家泰国僧侣修法时用的专用语言。另外,我还装模作样地告诉他,开始佩戴佛牌之后,就要尽量多做善事,这样效果会更明显。

出了KFC,看着马同学开着他那辆宝莱离开,我表面没什么,心里激动得不能自己。那一千元钞票就揣在口袋里,伸手去摸,还在。卖给他的那块崇迪佛牌成本一百五,净赚八百五十块,而当时我在手机店打工的月薪也就是这个数。我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街上站了半天,平复情绪之后,我渐渐接受这个现实,这才往家溜达。

路过话吧给高雄打去电话,兴奋地汇报战果。高雄说:“当天就能卖出去一块?不错嘛,也许你真是这块料。钱先放在你手里,别忘记这块佛牌利润都是我的,剩下的你才能分七成。”我顿时泄气,光顾高兴,把这件事给忘了。

再想起欠钱的事,我问他:“高老板,那位黄诚信黄老板为什么会同意帮我垫付施法的费用?他既不认识我,又不欠我的情。”

高雄哼笑:“黄诚信这家伙跟导游小梅很熟,以前他们也这么干过,先由小梅把游客搞病,旅行社司机再把游客送到黄诚信的珠宝店打听,最后他把生意介绍到我这里,我分给黄诚信的好处费他们三方平分。后来被我知道了,就再也没理过他。这次又是他介绍生意,而且你还是游客,我觉得有可能又是他重伎重施。再说你小子也是真穷得没钱,就吓唬黄诚信让他垫钱出来,你是不是要感谢我?”

“当然,高老板就是活菩萨。”我笑答。

没过几天,马同学给我发短信,说周末同学聚会,让我务必参加。我的兴奋劲已经有些过去了,心里觉得奇怪,不就是推销给他一块佛牌吗,怎么突然对我高看这么多?很不理解。但这种以前看不上自己的人,现在忽然态度变好,怎么也不是坏事,就回复行。他同学又叮嘱,让我把那些佛牌都带上,让同学们看看。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连连答应没问题。连续两天,我把这十来块佛牌的详细信息都倒背如流,又到话吧给高雄打电话,多咨询了一些关于泰国佛牌的基本知识,比如什么是正料和阴料,什么叫“做入门”,佛牌是怎么起效的,心里稍微有了点儿底。周五晚上,我准时来到饭店包间,里面已经坐着七八位,都是混得比较好的,有在银行当主任的,有家里开饼干厂的,有在北京开美容院的,也有在沈阳大医院当护士长的,其中就有马同学。看到我来,他连忙招手:“快来快来,咱们正聊佛牌呢!”

坐下后,这几位同学催我赶紧亮货,我连忙从皮包里把那十来块佛牌都摆在桌上,还有几个咬钱虎手链,又从钱包里取出那几张钱母钞票。这东西是免费的,根本没啥成本,面值也只有四块钱而已。但为了显得这东西不简单,我故意小心翼翼地动作。

“对对,这就是泰国佛牌,我有个客户戴过。”那个在银行当主任的男同学说。大家七嘴八舌,问我这问我那,有两人明显不太相信这都是我从泰国带回来的货。有个在保险公司当业务经理的孟姓男同学当场打开笔记本电脑,进到我的QQ空间,把那些图文资料让大家看,这些人才信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