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顾柒染夏侯封诀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21-05-04 17:56:58    编辑:风苍溪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简介

鸡蛋煎饼仔.原创小说《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讲述了顾柒染夏侯封诀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阅读。顾柒染夏侯封诀的小说讲述了:旁人穿越都是魂穿,顾柒染不一样。她是直接从天而降——李代桃僵。不等她适应,刁难丫鬟即刻逼她“和亲?”冷傲王爷把她扔马圈,狠毒皇后还想一杯毒茶害死她!?顾柒染忍无可忍,“本姑娘看着好欺负是吧?”索性仗着医术高明收拾完一堆烂人,逍遥自在的支个小摊,给穷苦人家看看病。但这位看上去脑子不太灵光的患者,怎么老喊她娘子?还有哪位说她八辈子都没福气的王爷又贴上来做什么?白天玩命,晚上玩心跳,明争暗斗,波涛汹涌。眼看着前狼后虎,小顾双眼一闭,“爱谁谁!”...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第12章 跟我回去 免费试读

穿着白色寝衣的顾柒染,被两个粗使婆子拽着快要脱臼的双手,从王府的后门扔了出去。

“夏侯清澜,你个疯子!”她站在门口指着角门怒骂,好歹给她一件衣服啊!

这是什么时代啊,她穿着寝衣抛头露面,不要面子还是不要命啊!

“别吵了!”白芷的声音传来,角门打开,白芷拎着包袱出来。

“你也被赶出来了?”顾柒染上前一步。

白芷将手中的包袱塞进顾柒染怀里,“你先出去避几日,我给你收拾了几件衣服,放了些银两,事情我会查清楚,到时再接你回来。”

三个意思:

第一,白芷相信她没有给老太太下毒。

第二,白芷知道有人针对她,让她出去暂时避避风头。

第三,要是敢跑,打断她的腿。

说完,白芷转身就回了,府门在顾柒染面前缓缓合上。

顾柒染在逃走和安安分分等着白芷帮她洗清冤情之间犹豫了三秒钟,之后为了自己能继续做个双腿健全能跑能跳的人,选择了屈服在白芷的**之下。

拎着小包袱找了个转角,给自己套上一件干净外衣。

又是干干净净的顾柒染啦!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她痛痛快快转身就走。

想来老太太身上的毒,也解得差不多了。

后来中的毒,大夫应该能解决,不然依照夏侯封诀的性子,应该逼迫她给老太太解毒,而不是直接将她赶出来。

她呢,只需要暂时给自己找个落脚点就行,“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蹦蹦跳跳的走了。

她刚才换衣服的时候看过来,白芷给她准备了五张一百两的银票,还有一堆碎银子,足够她挥霍一段时间了。

“来一来,看一看,正经的大夫,包看包好啊,看不好少要钱,看好了也不加倍!”

不过一个时辰,顾柒染扳着自己坑蒙拐骗来的桌子和纸笔,在闹市立了摊子,自己坐在椅子上,旁边还立了一根杆子,上面白布上写着“算命”两个大字!

正是从一个算命先生手里坑下来的,这句吆喝的台词,也是从算命先生那里学来的。

“这位大爷,我看你面色晦暗消瘦,面容憔悴,精神萎靡,双目无神,你这是肺病啊,要不要我给你瞧瞧?”

“去去去,一边儿去!”那大爷甩了顾柒染一把,努力挺直已经弯了一大半的腰身,大步走了,隐隐还能听见两声压抑的咳嗽。

啧啧!再不治,就来不及喽!

只可惜,那人还救不愿意治,没辙。

“这位大娘,你面色苍白,唇色浅淡,神疲乏力,是不是经常心慌气短啊?”顾柒染又拦住一个过路的大娘。

果然,女人的生意比男人的好做,那大娘一脸惊奇的看着顾柒染,“你怎么知道?”

“大娘,你这是气血不足之虚症,也就是贫血,这样,我给你开一贴药,你经常吃吃,定能缓解。”

说着,她转身坐回椅子上,给这大娘开了副药,“诊费十文钱。”

“还真不贵!”大娘从袖中摸出十个铜板,递到顾柒染手上。

身在闹市的好处就是,有了第一个,紧接着就能上第二个,第三个客人。

络绎不绝。

这个时代看病贵,不少人身上有病,也只能忍耐。

顾柒染看诊,不管病症,不论严重与否,一律只收十个铜板,就算家境不好的,十个铜板也不是拿不出来。

夏侯封诀一整天都在等宫中的消息。

他将顾柒染赶出府去,顾柒染应该会哭着进宫求皇上吧。

然,等到傍晚,也没能等来宫中传召的消息。

或者,“岚墨染回来了吗?”

一个影子一样的人,在阴影处答:“没有。”

没有?

顾柒染没有进宫,也没有回府,她会去哪儿?“那边有什么动静?”

“白芷在调查老夫人中毒的真相,除此之外,没有异常。”

白芷是顾柒染的丫鬟,顾柒染所做之事,白芷会不知情?

不会!

那就说明,祖母中毒,可能真的和顾柒染无关。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那一日,顾柒染一双眼睛中带着坚定的光芒,安抚着他,说她会尽力的。

今天早晨,她说自己没有下毒时,眸中的决绝。

夏侯封诀再坐不住,起身出了门。

他本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漫无目的的在城中晃悠。

天色不早了,城中已经没有多少人在外面转悠了。

但走到一条街口,还能听见人群的喧嚣声,他信步进去,见到被人群围在中间的顾柒染之时,惴惴不安了一整日的心,好像忽然就平静下来了。

可再下一刻,看见坐在她边上收钱,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拓跋睨,刚放下的心,又不知为何,猛地提起来。

没有来由,也无暇思考来由,他大步走到顾柒染面前。

“手。”顾柒染只道了一个字。

面前那个阴影没有动,依旧站在那里,像是一根柱子一样。

顾柒染还在写前一个人的方子,只柔声道:“你先坐下,把手放在脉枕上。”

围了那么多百姓,大家排着队,几乎都是在前一个人起身,后一个人就坐下,到是不用顾柒染提醒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声音一出,顾柒染猛地抬头,“是你!”不是夏侯封诀那死狗男人又是谁?

“看不出来吗,我和染染当然是在义诊啊!”拓跋睨说话间,还望顾柒染身边凑了凑。

只收十文钱的诊费,他们这确实算得上义诊了。

夏侯封诀眸底一暗,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交情,拓跋睨这**能那么亲近的叫她……冉冉!

“你来做什么?我都说过了,你祖母所中之毒,和我无关,你是想斩尽杀绝吗?”

顾柒染没经历过,但在电视上还是看过的,这什么位高权重的摄政王,眼里是没有人权的,想要弄死谁,连商量都不用打一个。

夏侯封诀没见过顾柒染这样冷静自持的表情,便是之前和他看不对眼的时候,也是嘀嘀咕咕的在背后搞小动作,从未这样冷言冷语。

“和我回去!”他说不清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但这句话就是脱口而出。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鸡蛋煎饼仔./著| 穿越架空| 连载中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写的非常好,我认为它十分有意义,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