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我的1977
我的1977

我的1977 镶黄旗 著

连载中 洪衍武老薛

更新时间:2021-09-14 11:20:28
玻璃窗里映照出一张年轻的面庞,瘦削,短寸头,上唇已经有了淡淡的绒毛。额头上的那道陪了他几十年的刀疤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张黝黑的脸看着熟悉又陌生,表情既悲又喜。这确实是十七岁时的他,但不完全是那个往昔的他。因为镜中那双正专注看着自己的眼眸,流露出沧桑的味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嘿,这俩小子是有意刁难,耍人玩呢。

洪衍武的脸一下沉了下来,什么也不说了,他眯起眼来,用一种尖锐的目光来回刺着俩小子。

小油头最先觉着不对劲,口舌开始打磕巴儿,“你,你到底,从哪儿回来的?”

洪衍武嘴角神经质似的抽动了一下,表情似笑非笑,“茶淀。”

“茶……茶淀!”小油头惊呼出声。

“真的假的?你懵谁呢?”旁边的三角眼也满脸讶异。

“茶淀”这个词儿,就如同一种资历证书或者是某种通行护照,在某个领域通常有着特殊的威慑功效。

这俩小子无疑都明白这个词儿背后的意思。

洪衍武只淡淡瞥了他们一眼:“怎么着?这事儿有完吗?”

他尽量让语气平和,可与此同时,他背后的肌肉也已经开始跳动,这是他动手前的自然反应。

人的耐性是有限的,他本来脾气就不好。既然有人蹬鼻子上脸,他也不介意为他们展示一下,他不那么温和的另一面。

俩小子先对视一眼。片刻,他们又一齐转过头,上下仔细打量起洪衍武。

最后,他们的目光同时聚集在他暴露出森森凉意的嘴角边。

直到这会儿他们才似乎琢磨明白了,眼睛直溜溜的转,现出惶然。

三角眼最先软了,像个泄了气的球:“算了算了,我也没想计较。”

小油头紧跟着崴泥:“就是,都是京城人,谁跟谁啊?”

洪衍武的唯一回应是皮笑肉不笑的抽动了一下脸。

“哥们儿,误会啊。先走了……”

俩小子最后一齐说了一句,然后就像挨了枪打的兔子,丧眉耷眼溜溜儿地走了。

一眨眼儿的功夫,他们就消失在人群里。

洪衍武用冷冷的目光送他们离开。

像他们这样的人,外强中干,生来一幅不安分的德行,往往是惹事生非、欺软怕硬的好手。

他们要见着老实人能往死了欺负,可碰上横主儿却怕死得要命。

这种人,在京城的玩儿闹圈儿里最常见,肯定当不了“战犯”(指能打架斗殴的主儿)。

要赶上个好师傅,没准儿能凑合做个小偷……

小偷?

贼!

洪衍武一想到这个字眼儿,马上就去摸上衣下面的左兜,结果空空如也,他的钱和粮票果然不翼而飞了。

他这下明白了,竟然遇见贼了。

刚才那俩小子绝对和撞他的人是一伙的,大概他刚才数身上的钱和粮票时,就被这伙人“挂”上了。

他们用的正是团伙扒窃的惯技,别称“告一状”。

这个招儿可是挺绝的,专门用来对付像他这样的落单的目标。

一般在几个贼把事主包围上以后,总是先有个贼会从事主身后猛力一撞,把事主推向同伙,然后撞人的贼立刻逃跑。

被暗算的事主在被撞个手忙脚乱的情况下,总会在惊恐疑惑间回头去寻找。这时,就创造出大把的机会方便那假装被撞的窃贼下手偷窃。

而即使被发现,窃贼也往往会恶人先告状,用被事主撞了的事儿混淆是非,指责事主为逃避撞人的责任而诬告自己。

刚才那俩小子,估摸就是趁拥抱后推开他时,或者趁他回头找人时,下手掏的兜。

其实“告一状”这套手法又损又粗暴,没什么技术含量,比“强扒”强不了多少。这种下三滥的招儿,技艺高超的主儿根本不屑去用。这几个小子用这手,恐怕也是因为手艺太“潮”。

说实话,洪衍武刚才就隐隐觉得不对,只是他刚穿越回来,还一直都懵懵懂懂的状态下,这才上了套儿。

洪衍武的嘴都快气歪了。

这几个小崽子胆也忒肥了,偷腥都偷到他头上来了?

用老话儿说,这叫狼吃狼,冷不防啊。

不,就这几个不入流的东西还算不上狼,顶多是几个小兔崽子。

跑不了。

追!

猜你喜欢
  1. 替身新娘小说
  2. 万少小说
  3. 宠妻成瘾小说
  4. 无敌女婿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岁月无措流光浅
    ▼岁月无措流光浅

    如果是老书虫,看进去了,你就会感觉我的1977的剧情环环相扣,条理清晰,尤其是代入感很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不错的小说。这是我看了10年小说没几次写书评的小说之一。

  • 萤火森
    萤火森

    从我的1977这本书我学到了很多小知识,而且感到非常有趣,很喜欢,希望作者镶黄旗大大继续保持。

  • 破碎的玻璃心
    破碎的玻璃心

    我的1977这本书非常不错,作者镶黄旗的文笔不错,有知识的装逼文。

  • 蒋营平涐太阳暖
    蒋营平涐太阳暖

    作者镶黄旗写的我的1977这本书情节很紧凑,感情色彩浓烈,故事叙事简单直白,主题鲜明,是值得品读的一本好书